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归无咎开“无遮大会”之名,以最快的速度传扬出去。

    那些并不在隐宗友盟范围之列的势力,自是不以为然。归无咎底蕴虽厚,但是用道境大能的讲法大会遵名,是否有些过了。

    但是诸友盟势力的有识之士,却并不如此看。

    若归无咎是个崖岸自高、清峻远人之辈,从来不曾指点同道后进,那么今日忽然发了善心,立下个骇人听闻的名目,以重声势,倒也在情理之中。

    但往常归无咎指点各家排名前列的嫡传,次数并不算少。

    若无特殊缘由,若只是依旧和往常一般的指点,并不至于更换了个吓人的名目。

    直到赤魅族申屠鸿当众展示了自归无咎处所得的照影石,这才掀起轩然大波。

    归无咎与人交手之后,稍作揣摩,便能描摹出一个奇妙的“虚像”。这个虚像不是旁人,正是你自己将来可能达到的神通境界。等若每个人都因地制宜,观照出了他最合理的成长提高之路。

    这较之通俗意义上的指点、教导,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此物申屠鸿本来命名为“虚像法”,但是流传愈广之后,却愈传愈邪乎。

    说到最后,竟成了归无咎开启慧眼,有照见未来之能,助人趋吉避凶,更易命数。

    由于人数愈众的缘故,讲法之地便不再设在小界,而是改立于半始宗后山。

    这讲演之会,经归无咎仔细考虑之后,分成两截。

    奇数日少则一人,多则二三人,实在说不上一个“大”字。参与的皆是有望近道境者。

    每隔偶数日,条件则陡然放宽了许多。任意一家隐宗,只要在各自小境界中修为名列前三十,皆能有一次听讲的机会。至于几大规模甚巨的妖族,留下的名额更多。

    这也是虑及联盟中若是仅有少数人受益,便难称善。

    由此一来,半始宗熙熙攘攘,立刻变得十分热闹。

    不过,一个月后,久候于半始宗的许多人,忽然腹诽不已。

    原来,甘堂宗荀申忽然出关,欲归无咎切磋一轮道术。大约延续一个月时间,不分单双日,皆被荀申占据了。

    演法之地。

    这与寻常意义上的斗法、切磋不同。

    周遭没有一丝烟火气,溪流之畔,摆放着一章矮脚玉案。其上新鲜的瓜果表面,尚有露珠滚动。三色玉壶各一盏,木杯两只。

    荀申时而施展了某一门神通会后,便立刻来到案前,饮上一杯。

    至于归无咎,只是在一旁静观不语。

    片刻之后,荀申再度出手。

    随着他气机一涨,背后似隐然有微雨落下。

    一点点雨滴不住地与地面产生碰撞,但是又有新的雨点凭空出现,仿佛垂成一幕。

    不必去数,归无咎心中自明,雨滴数量,永远是三千之数。

    随着荀申手掌随意挥洒,似乎不断的从背后水幕之中摘取数点、数十、甚至更多的雨滴,凝成一法;随着其组合变化与性质交互,可谓变化万千,奥妙无穷。

    归无咎心中暗赞。

    一人的最终成就,既要看本人资质根基如何,也要看时势轮转,因缘际会。

    就以归无咎自己而言。

    就算他并无玉鼎失足之弊,又得了镜珠、全珠、魂珠三珠之缘。若非在三十六万年期将至、一界振荡相搅的奇妙环境中,而是一味的在宗门之中苦修,那势必不能臻至今日境界。

    荀申也是如此。

    与自己见面之后,荀申得到启发,固然道术又进。

    但归无咎原本以为,一次清浊玄象之争中的“观山九连环”,已是荀申“兵法”之道贯通上下、兼容并包的巅峰之作。其后之进益,不过是在这个范围内损益变化而已,终究不能超出太多。

    后来二次清浊玄象之争,荀申虽胜了利大人,但那是重操旧业,将虚实诈力之变用最为返璞归真的方法施展出来,并非是道法上完胜了利大人一筹。

    但是今日一见,荀申显然打破了这个藩篱。

    为何?

    因为大开山门、重得入世,扩张势力这一初步目标完成后,开辟纪元不磨之道术,这个更高的目标,就迫在眉睫。

    尤其是得了和九宗深彻交流这一大好机会。

    隐宗忝列这混沌之世中涌出的第一流的人物,唯荀申、陆乘文二人而已。

    而陆乘文所持之“云顶金域”之法,本就是一较为封闭、偏门大系,且其将来机缘所系,和孔雀一族的双修之法密不可分。再加上陆乘文走的是朴中见奇的路子,以推演变化之功而论,这显然非他所长。

    如果将隐宗创立纪元道术比作一种层次稍低的“完道”的话,那么这历史的使命,毫无疑问的落在荀申身上。

    这就是“大势”的推动,令你欲原地踏步而不得。

    片刻之后,荀申言道:“荀某用六十年之功,将百家隐宗道术所传,其中精华汇聚,存而不废者,先融合之,再分解之,成三千道玄法。正如方才所演示。”

    归无咎缓缓点头。

    这显然是借鉴了越衡宗“三千妙法”的路数。只是越衡《真形图》上通完道之旨,而荀申这法门只求历纪元而不坏而已,标准自然可以放宽许多。

    至于分分合合,采撷多寡,甚至可以一体用之,炼成一术。又有借鉴缥缈宗道术和天玄上真“庆云之象”的地方。

    荀申又道:“这一步原也容易。但是法术之间的微妙变化,配合构型,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非一日之功。”

    这一回归无咎却沉吟不语,并未附和,似乎若有所思。

    以荀申的智力,推根溯源确不算难。

    但是互相配合,演化无穷,其中变化微玄之数,只怕胜过天上星辰,海底沙数。逐一穷举,是决计不能的。

    然如何配合才能铸成威力最为理想的大神通道术,的确是异常考察立法之人的深湛道心。

    其实说白了,荀申的下一步骤,撇开层次高下不谈。和越衡宗的完道之路,将三千玄法用正确的方法拼接成十八神通,异曲同工。只是总数未必限定在一十八,单个玄法之用,亦未必不能重复而已。

    归无咎本来便是三千妙法的完道之人,见识深湛远超侪辈。其后又经历了辰阳剑山这一行,尤其是最终以束玉白为枢纽,与轩辕怀演示法阵之妙的一战,归无咎对于由根基至成型、由底层要素的玄妙配合最终演化无穷的这一系道术,认识又进了一层。

    故在归无咎这里,若要完成这一在旁人眼中艰难至不可思议的“伟业”,其实不难;只是略微繁琐而已。

    若归无咎能够投入数十载时间,纵不能将三千微玄的所有精妙变化尽数提取出来,但提纲掣领,凝练成一两门堪为“师范”的神通道术,先将路走通,却是不难。

    但问题是归无咎若如此做,并无实际好处。

    隐宗道术之精粹,皆被归无咎以全珠汲取。荀申重新构建的神通道法虽妙,却也高不过《念剑演化图》已然化入空蕴念剑中的部分。

    换言之,徒为苦功,于己无益。

    若换作一个有同样深湛领悟、但并无全珠之缘、本身道术在圆满之下的人物,这却是一件“人我方便”的大好事。

    就在此时,世界门户,轻轻一颤。

    归无咎一怔。

    这是小界之中有人进来的征兆。

    和荀申的论道,并未安置在半始宗后山,而是在小界之中。此时秦梦霖等人各自修持,亦知归无咎与荀申所论为一大宗,自然不会前来搅扰。

    更何况授予出入本界法门者,本都限与与归无咎极为亲近的数人。

    神气感应之后,归无咎微微一笑。

    旋即伸手一点,遥声道:“杜师妹,这里。”

    十余息之后,杜念莎绰约身形,急遁至近前。

    杜念莎面带微笑,显然心情甚好,道:“在越衡宗恢复元气,修养二月有余。恰听闻归师兄自玄妙秘地回返。小妹神气完复之后,便立刻赶了过来。师兄所赠机缘,小妹无以为谢。”

    归无咎定睛一看,暗暗点头。

    杜念莎从前的犹疑困顿一扫而空,不必多言;更奇的是想象之中气运加身、盛极而迫之象,却也并不存在。很显然,杜念莎已将所得之高渺气运机缘完全炼化一身,不分彼此。

    荀申面容一肃,道:“图卷之上第一个更换名位之人。如此壮举,荀某甚是钦佩。”

    杜念莎从容称谢。

    归无咎忽然心中一动,缓声道:“若为兄所料不错。那束玉白本来道行,只是堪堪迈进圆满境界门槛,较之魏师妹等人怕是略欠火候;但是数十载之前,他也得了不菲机缘,若是用心勘磨,只怕也有所收获。”

    “在此基础上,杜师妹能够将他斗倒,确是难能。”

    杜念莎想了一想,道:“此战虽胜,其实也是取巧用险。束师兄在相应变化、构建配合之法上的理解,确实别开生面。小妹以为,若是深入钻研,对我下一步的修持大有裨益,只是尚欠入手之门径而已。”

    归无咎长笑一声。

    望着荀申、杜念莎二人,道:“你二位的机缘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