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在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在会场里四处寻找艾伯特的时候,他正带着伊泽贝尔逐一参观展示柜里的“炼金成果”,顺便看看能否从其他炼金术师那里汲取些灵感、思路或者技术。

    上百个炼金成果把他给看花了眼,有号称能够使魔法控制力很差的巫师,甚至是哑炮都能够顺利使用魔法的魔杖。

    据说魔杖的发明者也参加了本次比赛,结果有名工作人员在测试那把魔杖的时候发生了爆炸,那名工作人员与周围围观的倒霉蛋都被那场爆炸搞得狼狈不堪。

    让艾伯特更无语的是,居然有人号称自己制造出了魔法石,并向大家展示了一块红色的石头。

    当然,没谁把展示柜的魔法石当真,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个无聊的玩笑。

    还有人号称发明能够消除独角兽鲜血诅咒的缓解剂,并且将独角兽的鲜血熬制成能够使人延寿的神奇魔药。

    艾伯特觉得那就是瓶普通的独角兽的鲜血,而所谓的缓解剂也不过是曼德拉草根制造的强力恢复剂。然而,这玩意显然无法消除独角兽的鲜血带来的可怕诅咒。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独角兽的鲜血确实能延长生命,但可怕的诅咒却让人畏惧,没多少人想半死不活。

    最让艾伯特诧异的是一块金属疙瘩,羊皮纸上的介绍说那是一名巫师自己发明的魔法铁,据说能够使附着在魔法铁上面的魔法持久而稳定,发明者为了证明魔法铁的效果,在那块魔法铁上释放了漂浮咒,让它一直漂浮在半空。

    在人类巫师中确实存在部分出色的金属工匠,但妖精显然更擅长使用魔法加工金属,面前展示柜里的这块所谓的魔法铁,跟妖精锻造的铁器有些类似。

    后来,伊泽贝尔偷偷告诉艾伯特,那名疑似金属工匠的炼金术师,其实是个混迹灰色地带的家伙。

    而所谓的“魔法铁”,其实真就是妖精铁器。

    那家伙控制了一名懂地锻造妖精铁器的妖精给他锻造铁器,而他把那块“魔法铁”放在这里展示,就是想借机出名、发财。

    没过多久,艾伯特又发现了一种名为魔法铜的金属。

    根据那人的说法,魔法铜的可塑性较高,经过特殊加工可以变得柔软轻盈,而且有记忆力,对魔法的容纳性也很强。

    嗯,其实就是制造金飞贼的金属原料。

    那名跟金飞贼的发明者同名的鲍曼·赖特同样也是名金属工匠,但他并不是来向大家展示金飞贼的,而是,来向大家推广一款藏宝箱子。据说可以用来储藏那些不想被人发现的东西,整个藏宝箱子可以抵抗、隔离魔法的探测。

    某些古老的巫师家族总有些不想让魔法部知道的违禁品,他们便是最好的顾客,而且能被狠敲一笔的那种。

    不过,艾伯特觉得这玩意跟勒梅先生用来储藏重要物品的盒子很像,他那里就有两个,而且也搞清楚这种箱子的制造方法,难度其实不高,真正难的是该如何弄到魔法铜,也不知道勒梅先生知不知道如何制造魔法铜。

    艾伯特决定回去后给对方写信聊聊本次见闻,顺便提一下魔法铜的事。

    会场里展示的炼金成果其实有很多,例如号称可以驱赶黑暗生物的十字架,号称可以吸一口,就可以让人变聪明的粉末,号称可以消除狼人抓痕的药膏,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上去虽然很唬人,但大家都知道那些八成都是假的。

    在艾伯特与伊泽贝尔逛完展示柜前,就被人给堵住了,那名男巫很友好地向艾伯特表示想要跟他合作销售曼德拉草酒。

    艾伯特则委婉表示自己需要时间考虑,并且以曼德拉草酒的造价昂贵,酿造时间漫长为由,表示没大批生产的打算。

    不过,艾伯特还是留下了联系方式,给对方一种自己正考虑要不要跟他们合作的错觉。

    这种事,没谁会一下子就敲定。

    而且,曼德拉草酒的造价确实有点小贵,艾伯特也不打算走什么亲民政策。

    毕竟,制造周期长,材料价格昂贵,而且销售量本身也不会太高,如果不能自己栽种曼德拉草的话,绝对是一笔亏本的生意,然而栽种曼德拉草本身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不如把价格拉高,卖得少也未必赚不到钱,就像福灵剂永远都是有价无市,毕竟魔法界从来不缺有钱的巫师。

    “如果那些人知道你故意拖时间,估计会气得跳脚吧!”

    伊泽贝尔一眼就看穿艾伯特的那点小心思,不拒绝人,也不得罪人,反正就一个字“拖”,拖到对方没耐心,拖到对方自己放弃。

    至于其他人想要的答复。

    抱歉,艾伯特还在学校上学,请慢慢再等两年,等艾伯特从霍格沃茨学校毕业再谈这件事。

    虽说做法很恶心人,但艾伯特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推脱,别人还不好意思说什么。

    谁让他还没成年,还没毕业?

    就算他们有耐心再等两年,那时候的艾伯特早就已经不见了,让他们彻底找不到人,原因自然是担心遭到黑魔王的迫害。

    谁也不能怪他,毕竟生命安全更重要。

    于是,两年又过去了。

    四年的时间,足以消磨大部分人的想法,至于真想要出售曼德拉草酒,艾伯特也不缺渠道,赚钱的买卖,有几个人会拒绝。

    午餐的时候,国际炼金术大会的工作人员主动找上艾伯特,通知他已经通过了初步审核,需要为主办方提供关于飞行油膏的详细资料,以便让炼金术研究中心抓紧时间对资料进行验证。在最后,炼金术研究中心还提供了一份关于专利的资料文献,一旦炼金术研究中心通过他提供的资料验证成公,就可以进行专利认证了。

    然而,最让艾伯特疑惑的是……

    “你是说我很有可能获得开拓性贡献金奖,并且最好准备好一篇文献,可能会需要上台演讲几分钟?”

    也不知道是诱惑,还是其他原因。

    反正从那名与他打交道的工作人员口里听到这话的时候,艾伯特差点没压住脸上的错愕。哪怕对方说很佩服自己,但他仍然觉得对方就是在引诱他交出飞行油膏的配方,甚至主办方对每一名参赛的炼金术师都是这般说的。

    而且,面前这家伙居然懂得使用大脑封闭术,艾伯特没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

    “果然,都是骗人的。”

    艾伯特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不由撇了撇嘴,在爽快交出飞行油膏的配方时,艾伯特故意把飞行油膏的制造方式稍微给精细化、困难化了。

    “你似乎很忙的样子。”凯萨琳拿着杯冰饮喝着,示意艾伯特坐下来,她有话想跟对方说。

    “什么事?”

    “听说在明天正式举办学术会议后,就会对外宣布谁获奖了,我原本是想提前跟你说的,不过……算了,你对这些了解过吗?”

    “知道。不过,飞行油膏对我来说就那样,”艾伯特接过伊泽贝尔递过来的红茶,抿了一口,平静地说:“那东西还只是半成品,也许我以后会将其改良成飞行油漆,那样使用的时候会更方便些。当然,炼金术研究中心也许会帮我完成这个过程。”

    “你自己清楚就好了,虽然我也不认为你会什么都不知道就跑来参加比赛。”凯萨琳知道艾伯特与塞拉的关系,那位老人显然也不会故意去坑艾伯特,很多事应该都会跟艾伯特说清楚,凯萨琳现在也只是给他提个醒,这些事也都是尼古拉斯告诉她才知道的。

    “听说这次参赛的选手共有12位,其中30岁以下的有四位。”瓦莱里娅吃着甜筒在伊泽贝尔的对面坐下,说出她刚打听到的消息,“你应该有很大机会获得开拓性贡献金奖。”

    “不,这奖项很坑,可不是那样算的。”凯萨琳可不认同瓦莱里娅的说法,“如果没关系,或者上交的炼金成果不够出色,他们根本就不会颁发开拓性贡献金奖。”

    “我忽然发现魔药锦标赛其实还蛮可爱的。”瓦莱里娅忍不住吐槽道。

    “他们是不是告诉你,可能会给你几分钟。”凯萨琳没在意瓦莱里娅的吐槽,继续说:“他们跟每一个参加的年轻巫师都说过类似的话。”

    “不难猜测。”艾伯特一点都不意外。

    “如果炼金成果被看好的话,他们真的会让你上台发言几分钟,如果你能够在这一个环节做好,就能很容易获得开拓性贡献金奖。”

    凯萨琳又道,“当然,其实你不用太担心,毕竟你的后台也很硬,只要说话的时候不犯错,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参赛选手没后台呢?”瓦莱里娅眨了眨好奇的眼睛问道。

    “除非炼金成果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否则想获奖很难。”凯萨琳说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没办法,国际大奖也不是那么好获得的。

    虽说内部人士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外部人士对这些可不清楚,他们只会觉得谁谁谁获得开罗国际炼金术大会开拓性贡献金奖,听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昨天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阿里亚先生朝着这边过来,跟艾伯特打了声招呼,又简单聊了几句,表示希望明天能够有机会跟艾伯特交流研究成果。

    这一次,阿里亚先生倒是没带太多心思,准备借这机会跟艾伯特结交,经过今天的事后,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艾伯特大有来历,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天才,结交这样一个朋友没什么坏处。

    在阿里亚离开后,凯萨琳忽然说:“你看过那位阿里亚先生的研究成果吗?”

    艾伯特简单回忆后,就想起这位阿里亚的炼金成果了,好像是台传讯器,据说是通过两颗石头的共振效果,在羊皮纸上数学进行传递的信息传递。

    “我觉得他很可能是所有选手中可能对你存在威胁的家伙了。”瓦莱里娅不得不承认那种传讯技术确实比猫头鹰邮差要快多了。

    “嗯。”艾伯特随意赢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瓦莱里娅追问道:“我可是押注赌你能够赢得开拓性贡献金奖,你可别给我忽然掉链子啊!。”

    “这家酒吧开设赌局吗?”

    “基本上所有世界级的比赛都会有赌局。”凯萨琳笑眯眯地说,“顺便一提,我也是赌你会赢,所以别让我们失望。”

    “伊泽贝尔也买吗?”艾伯特好奇地问道。

    “没有,我不知有这事。”

    “做庄的可靠吗?”艾伯特考虑借机发笔横财的可能性。

    “这只是私人赌局。”凯萨琳说。

    “那就算了。”艾伯特暂时放弃本次赚钱的机会。

    “你能赢对吧!”瓦莱里娅双眼直勾勾盯着艾伯特,“我们可是压上大半的资产,要是你害我们输了,魁地奇大赛期间我们恐怕只能靠你养活了。”

    “真的。”

    “什么真的?”

    “我是说你们压了很多钱?”艾伯特问道。

    “不多。”

    “赢后得分我两层。”艾伯特说。

    “要是输了呢?”

    “输了自然是你们赔钱。”

    “你想白嫖?”

    “我正在为了让你们赢钱而努力。”

    “看来你很有自信啊!”凯萨琳说,“其实,我也觉得那个传讯技术还是挺厉害的。”

    “他那个技术看上去似乎很先进,但其实也就那样,而且还很难普及。”艾伯的简单评价道,“据我所知,麻瓜早就有类似的技术了,以其苦心研究那种无法普及的东西,还不如把麻瓜的技术拿来改良一下,看能不能改良出一款魔法版的传真机。”艾伯特倒是没说谎,巫师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改良麻瓜那边。

    “我记得你不是已经有类似的技术了吗?”原本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伊泽贝尔忽然说。

    “传真技术?”瓦莱里娅疑惑地问。

    “不是,是信息传递技术。”伊泽贝尔纠正道。“以前还在上学时候,我们的聊天工具就是艾伯特发明的,使用的是可以通过变化咒改变魔法金属片上的字母来做到传递传递信息的功能。”伊泽贝尔回忆道,“我记得好像叫通讯书签,那东西可比猫头鹰来的靠谱,而且还可以在上课或者夜里即时聊天,还蛮方便的。不过,毕业后我们就很少再用这东西了,双面镜会更方便一些。”

    “咳咳,总之,加油,只要我们要是赌赢赚到钱,就分你两成。”瓦莱里娅与凯萨琳相互对视后,不知道怎么,总觉得自己有点饱了。

    伊泽贝尔这波,实在让她们都有点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