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同一时间,拥挤人潮里,同样带着斗笠、蒙着面纱的绮罗香俏婢女紫鹃,压着声线焦急道:“夫人,李公子成为了众人的眼中钉,恐怕凶多吉少啊。”

    牡丹夫人冷笑道:“你着什么急?李鱼的安危,与你有什么关系?”

    紫鹃身子一颤,张口结舌,竟不知牡丹夫人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

    牡丹夫人都不嫌麻烦,改装易容,巴巴赶来万仙大会,不就是因为李鱼吗?眼下李鱼都火烧屁股了,为什么牡丹夫人还这么优哉游哉?难道牡丹夫人真只是来看热闹的?

    紫鹃正在疑惑间,牡丹夫人忽然将手伸到紫鹃斗笠之下,猛然一扭紫鹃脸颊,叹息道:“你这丫头,你懂得什么?只怕到现在,你还不懂我在上官雁脸上涂字的心思。”

    紫鹃腹诽道:“上次你明明夸我懂你,现在又变成我不懂了。总之伴君如伴虎,我从小跟着你,你却处处瞒着我,总是叫我费尽心思猜啊猜。”

    这时候显然无声胜有声,紫鹃也不会傻傻追问,只装出一副惶恐模样:“奴婢愚笨……”

    果然牡丹夫人已忍不住低声解释道:“那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妙计。李鱼若肯因为解药而就范,那是最好不过。

    若是李鱼依旧强项,还因此恨上了我,看上去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其实嘛,已在李鱼心里留下了我的影子。

    他虽然恨我,可是他必然感觉到,我是因为得到了他而出此下策。而他愤怒的内心中说不定还会有一丝沾沾自喜,窃喜他自己的魅力如此之大,竟能令牡丹夫人也犯了嫉妒的失心疯。

    其实,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男人恨女人,或者女人恨男人,与男人恨男人,女人恨女人,那是完全不同的。

    再好的兄弟,只要有一点裂痕,只要有一个人恨上了,那就是不死不休,再没有和好的那一天。相逢一笑泯恩仇,那是骗人的话。

    可男人对女人的恨,却总是反反复复,真真假假,说是恨,还不如说是眷恋。只要一点风吹草动,男人的心就活络了,恨也变成了爱。要不怎么说冤家冤家呢?

    你瞧那许许多多凡间男人,他们老婆给他们戴了绿帽子,他们勃然大怒后,却终于自我解嘲,一顶绿头巾,或不能压人死耳,复为夫妻如初。

    女人不也一样吗?拈酸吃醋,一口一个冤家,到最后倒是与四五个狐媚女人一起争宠,说是恨他,却反而媚他,岂不好笑?

    你瞧,李鱼越是不肯轻易就范,我就越是真情待他。若是他轻易就与我欢好,只怕我也没有什么开心可言。

    只可惜,我与他相识太晚,多半他的心里已有了其他女人的影子。我也只能煽风点火,主动让他恨我一点,再来一场雪中送炭,制造点风吹草动,自然就会将他的心思转到我身上了。

    不成冤家,哪来姻缘呢?李鱼不是普通的男人,但他毕竟也是男人,自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若是赵月儿也来到万仙大会,听到牡丹夫人这番妙论,一定会拍掌叫好。英雌所见略同,两大邪派的掌门,在男与女恨与爱的见解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若是赵月儿也来到万仙大会,她与牡丹夫人引为知己、心心相印、惺惺相惜的快活滋味,多半更胜过洪元方丈夜半聆听霄影阐释“云在青天水在瓶”佛理时的搔着痒处。

    紫鹃不敢打断牡丹夫人说话,一直等到牡丹夫说完,适时提问道:“奴婢越发糊涂了。眼下李公子处境最是危险,夫人若是出手相助,那绝对是雪中送炭,不正是扭转李公子心意的好时机吗?

    再者说,眼下群情沸腾,台上那些高手各怀鬼胎,正是出手救人的最佳时间。若是再耽搁下去,奴婢恐怕,难以救出李公子了啊。”

    “呵,你的心思都放在与秋纹、碧痕她们斗来斗去,一叶障目,全然不明白仙林大势。”牡丹夫人又是一声冷笑:“你说李鱼险到极处,那是外行话。且不说仙音宗刚刚与李鱼结盟,绝不会轻易抛弃李鱼,否则仙音宗不但苦心白费,还多了个落井下石的坏名声。

    再来看摘星楼,李鱼为了上官雁都敢闯入天琼宫,你觉得杜清秋会与李鱼为敌吗?至于丐门虽与仙音宗有所龃龉,但那张羽却与李鱼同游一段日子,丐门会冒然与李鱼为敌吗?

    你更忘了胡绛雪的存在。当日洪天地前去疏影阁找胡绛雪麻烦,结果却是圣儒门四分五裂,名存实亡。你觉得无上会、万剑谷、唐阁等门派会轻易向李鱼发难吗?

    台上那些人都等着炮灰去试探李鱼,但你瞧瞧身边这些瞎嚷嚷的杂碎,他们有胆量有能力真正向李鱼发难吗?

    换言之,也就是火龙寺和玉泉派这两大门派与李鱼有着刻骨深仇,不肯让李鱼好过。

    万仙大会的高台既然弄得如此高大威风,自然得让他们表演一番。等到李鱼与火龙寺玉泉派交上了手,受了点轻伤,急切需要援手时,我再突然将他救走。那时还怕李鱼不感恩戴德,乖乖躺在我的怀里?”

    紫鹃心头瞬间宽慰不少,正待恭维牡丹夫人几句,却见台上李鱼已站直了腰板,更听李鱼朗声道:“倘若洪元方丈所言不虚,我李鱼便是霄影之子。我知道众人都对我心有疑虑,所以李鱼在此表态。

    倘若我的父亲真正窃取了三派的掌门信物,倘若我的父亲真正对仙林有不轨之心,那么三派掌门追杀我的父亲,那是名正言顺。

    我父母之死,纯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三派掌门。假如我得知父亲将要危害仙林,我虽然无奈,也只得大义灭亲,与自己的父亲作对。

    原因很简单,我早已经说过,我从小在仙林长大,学的是仙林的文化,做的是仙林的人。我身体流的是妖族的血,可是我却是仙林的人。

    退一步说,整个事情多半便是狻猊烈日王借刀杀人。烈日王为了狻猊王位而发出密信,泄露行踪,最终害死了我父母。

    就算我真要为父母报仇,也只会向烈日王寻仇,而不会迁怒于三派,不会迁怒于仙林。”

    其实李鱼心内有太多疑惑。

    李鱼首先不敢完全相信洪元方丈所说,他甚至怀疑洪元方丈隐匿了不少信息。

    在经历了诸多风波后,李鱼不免长了个心眼,再不敢随便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词。

    而在洪元方丈讲述的往事中,也有诸多疑点。

    那些密信从何而来,真的是烈日王发出的吗?何以烈日王会知道母亲会提前临盆?何以烈日王会知道母亲临盆的客栈?

    这些消息那样隐秘而要紧,霄影既然那么厉害,本该小心谨慎才是,旁人真可以轻易得到吗?

    李鱼更是疑惑不解,以母亲司马璇拼死保护霄影的情况来看,父母应当十分恩爱才是。可为什么霄影宁死也不肯交出掌门信物,难道霄影真的一点不顾惜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吗?

    霄影若是这样丧心病狂,哪值得母亲的爱?

    还有,母亲司马璇当时已倒在血泊中,他李鱼又是如何生下来的呢?

    那多半是因为义父章虚怀的现身救助了。可义父与父母到底有何关系?

    母亲既然生下了他,是不是后面还活了一段时间?母亲现在是真的死了吗?还是说,母亲仍有极渺茫的机会活着?

    还有,义父为什么会让他“见雁而起”,义父真能预知未来吗?

    还有,义父明知道他是妖,却故意不告诉他妖族的身份,是出于什么原因?义父是绝世高人,为何只传授了他养气之术,却没有传授任何绝学?

    可惜义父下落不明,又无法与烈日王当面对质,李鱼就算有万千疑问,也无法得到证实。

    抛开诸多疑问,李鱼更不得不面临群雄的汹汹声讨,不得不考虑自己的眼前处境。

    他的心里充满了悲哀,可是,他自己的选择远比群雄的声讨更让他悲痛难过。

    李鱼当着一万两千人,说的全是心里话。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可是李鱼却无法替自己的父母报仇。

    因为,他不认为自己的父亲是对的。

    因为,他认为自己的父亲是罪有应得。

    因为,他从小就被义父的教诲、典籍的熏陶、乡亲的亲近给同化了。

    他不是妖,他是人!

    “我这样一个儿子,呵,真是不配为人,不配活在人间……娘,你的泪是否为我而流?可是,我却不能为你报仇。你为了父亲而死,心甘情愿。我为了守护仙林,也是心甘情愿做这个不孝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