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这两本书的鼎鼎大名,她都有听过,但也就如此而已,其它的一概不知,就是连它们多少字都不清楚。

  喔,一个人,要是在成年之前就看过这些,那还真不是一般人!

  这个问题,余小美也没话说,我也母鸡啊。

  但好像,他就是已经看过,那也不奇怪。

  “……他们连西方所谓的自由的内涵和外延都搞不清楚,就鼓吹他们的人权,不看他们发动战争的本质,就说国际义务和贡献……”

  “还动辄世界和平,窃以为,这个词,除了高级官员们说说,其它的,有佳丽们在选美的舞台上说说也就够了。”

  “至于他们热议的另外一个永恒的话题,地球的未来,在我看来,与其关心地球的未来,还不如多关心关心本地的菜价。”

  “不谈气候变化,去关心今年供暖的时间,关心煤炭的价格,提醒民众注意煤气中毒,或者同过预测下几个月空调的供需,来判断空调接下来会不会涨价……同样具有重大的社会和现实意义。”

  “没办法去战争前线采访,也不能卧底人口走私,或者是跨境洗钱组织,那么,想办法进入一家热门的餐厅卧底,调查它们的食品卫生情况,照样是为这个行业增光添彩,促进社会的健全发展,为世界更美好出力……”

  一位热心的场外观众肯定了自己刚才的判断,“他就是在给他们上课!”

  “在任何一个行业,少一些夸夸其谈各种主义、价值、方法的,多一些脚踏实地的做事的,那个行业不愁没有前途。”

  “相反,如果一个行业里,多的是对自己住的屋子各种看不起,也不学着打扫、装饰,只羡慕其它人的屋子,还百般推崇住在其它屋子里的人,又总认为自己已经具备扫天下的能力,同时,”周晨看着记者们,“行业里的其它人,又都以这样的人为榜样,”

  “那么,这样的行业,就别说前途了,将来只会成为一个笑话。”

  刘敏达觉得牙疼,咝,老板,就不能跟平时一样,和善点吗。

  “当然,努力打扫屋子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看窗外,看看天,看是不是该修整屋顶,或者抢着收衣服,就比如,”他看着记者们问,“大家觉得,接下来,我们的宣传工作,会有什么不同?”

  天仙又笑,好嘛,不但给他们上课,还要对他们进行考试。

  一个记者想也不想的说,“接下来,随着奥运的临近,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国内,并努力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准备工作的进程,,让世界上更多的人,更了解我们的现状。”

  怎么样,这同时切合你关注自己住的“房子”的主张吧。

  周晨点头,“对的,”然后看着大家问,“其它的意见呢?”

  听记者们表达的意思都差不多,他又忍不住摇头,“这些,当然是应有之意,只是各位,我们就没有想到另一面,没有想到接下来会遭遇哪些挑战?”

  他没有从一位记者的反应里,找到正确的答案,就只能自答,“根据过往的经验,我们应该不难猜出,随着奥运的临近,又因为我们的各项准备工作的有序推进,接下来,境外媒体对我们的诋毁,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集中吧。”

  这个,好像是哦,说起来,这样的事确实不稀奇。

  每一次,我们国内有什么大事,境外媒体,总是少不了质疑的声音,但从另一个角度说,他们的解读,有时候,还是有借鉴的意义的。

  毕竟从常理来说,从长期来说,所有人都一个声音,并不一定是好事。

  “我们应该要有这样的敏感性和警惕性啊,”周晨有些无奈,“这一次会不同以往,围绕着奥运的这次宣传,甚至都可以说是一场战争。”

  “至少我个人觉得,当国外的那些媒体和记者们,通过关注我们奥运会准备工作的进展,而第一次认真的审视我们,从而了解到了我们的综合实力,如我们民众的生活水平,我们的动员和执行能力之后,那些一向标榜着奉行各种普世价值,本应因为这些而由衷高兴的媒体人和媒体集团,他们绝不会因此高兴,”

  “相反,他们会集体恼怒,他们会心照不宣的马上团结起来,以前所未有的严厉姿态,从各个方面,对我们进行攻击,所以,我们自然要早做准备。”

  记者们又忍不住交换目光,之前不说,这下,还真是被上了一课。

  说起来,我们去很多地方,也是给人演讲、上课的存在,今天却被你这个高中生上了一课,小同学,你礼貌吗?

  礼貌?周晨觉得,自己这是在点醒他们,所以出于礼貌,你们应该向我道谢的,但没有一个人这样做,你们这才真正有些不礼貌。

  “哦对了,这样一定会发生的事,并不是没有一点点正面效果,”周晨又说。

  没人捧哏,反正,你总是比我们看得远,所以,我们听着就好。

  “很多人推崇的欧美同行和电视台、报纸、新闻集团,一定会加入到这样的攻击中,给自己不知道的学生,上另外重要的一课,”

  “我想,当看到自己的偶像,基于同样的事实,却给出一个叫人匪夷所思的结论时,应该还是有一些媒体人,包括一些网友,会难以置信,”

  “他们会看到,从前以为是人类的良知,自由公正的代言人,一直坚持独立自由报道的西方媒体和媒体人,那件写满了各种普世价值的外衣下,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他们所鼓吹的民主和自由,人权和规则,又是个什么东西。”

  “当亲眼看到偶像自己打破自己,多年崇拜的对象高大的形象无奈的幻灭后,虽然肯定还有很多人,会选择继续崇拜他们,也就是,继续当跪族,但多少还是会有一部分人会觉醒,有可能会成为我们新闻媒体行业真正的中坚。”

  “……这一切,包括这样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转折,以及其它的很多事,接下来的两年,会陆续发生,”他又像预言一样说,“08年前和08年后,很多方面,会有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