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春桃走了,林芷萱看着夏兰,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着道:“你瞧瞧我这是在愁什么。我看不如就安排常远去我大哥哥庄子里,我大嫂也是爱针线的,便让常远媳妇跟着她做个贴身丫鬟,总比她做活赚的银子多些,我大哥大嫂又都是极好相与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他们。”

夏兰听着心动,林芷萱继续道:“我大哥的庄子是当初爹给的,这些年能经营地这么好,想必也是有几个老练能干的把头在的,到时候让常远在他们手底下历练历练,老成些以后我再想法子单分给他个别的庄子做把头也不是没机会。至于你二弟常准还小,与其成日里在家里无所事事看着你爹喝酒赌钱,还不如跟着常远好好学些本事,我也会让大哥留意着,长大些若是好,便让他进府来到外院做个小厮的差事。”

夏兰听了心里也是一万个愿意,赶紧要给林芷萱叩头谢恩。

林芷萱却让冬梅扶她起来,道:“你先别急着谢恩,我这也只是有了个念头,至于行不行还要我去跟大嫂商议,万一到时候没成,你可别怨我。”

夏兰急忙摇头道:“夏兰怎么会埋怨姑娘,姑娘千尊万贵的肯替我想这主意,还要奔走去求大爷和大奶奶,夏兰只有万般感激,若是成了,那是姑娘的恩典,若是不成,那也只是我两个弟弟的运气不到罢了,哪里怨得着姑娘。”

林芷萱听夏兰如此说,却是对林若萱玩笑道:“听听她这个会说话的,我原本还打算着口头哄哄她,才不去替她费心劳力,她这一番话下来,倒逼得我不得不对她尽心尽力了。这事儿要是没办成,可怎么对得起她两个弟弟的运气。”

夏兰也是听出林芷萱话里玩笑的意味,一时想起了林芷萱时常和秋菊说笑的模样,竟然也鬼使神差地大着胆子应了一句:“姑娘金口玉言,难得许了我这么大的好处,我怎能让姑娘轻易逃了去。”

林芷萱闻言却是带几分惊喜地看了夏兰一眼,她前世与夏兰没什么接触,此时一看这也是个会说话,有胆量的人。

夏兰说了这话却又有些后悔,十分小心地看着林芷萱有没有生气,却只在林芷萱眸中看出赞赏,夏兰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芷萱笑着道:“看看你眼睛肿得这个样子,披头散发的,赶紧去收拾收拾,我一会儿还有事儿让你去办呢。”

夏兰一听,再看自己的形容也的确是失礼,红着脸应了一声,自己回去去梳妆不提。

林芷萱笑着看她去了,这才复又看向自己放在床上的那一包袱绢纱丝线,神情也渐渐凝重了下来,又拿起那绣帕的花样看了许久才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林若萱道:“姐姐也知道梁家的老爷官居杭州织造,手下管着杭州织造局,不说他们针线师傅平日里怎么孝敬,便是他们家的寻常丫鬟针线活也是不错的,梁家的媳妇,虽说不是娶过去当绣娘,也没说个个都要绣工精湛,可是总归多少还是要知道些,会一点的,免得到时候见识还不如家里的丫鬟,被底下人耻笑,姐姐若是针线上出挑也能讨梁老太太的欢心。我与姐姐说梁家的事情,原本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我们只能万事都准备着些,到时候别人不会,姐姐却精于此道,也是个长脸的长处。”

林芷萱这样光明正大地说婚姻嫁娶,倒是让林若萱羞得面颊绯红,嗔怪道:“妹妹这是在说什么,让人听了笑话。”

林芷萱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林若萱现如今不过是个闺阁小姐,与自己到底不同些,看着林若萱绯红的双颊,林芷萱也是心中安暖,姐姐还年轻,大家都还年轻,一切都来得及,真好。

便也跟着笑道:“屋里就我们三个人,你看冬梅早已经捂着脸羞死了,哪有功夫来笑你。”

冬梅也是在一旁恼羞成怒地直跺脚:“姑娘坏极了。”

林芷萱对林若萱一起笑着打趣了她两句,才继续道:“我听秋菊说姐姐的针线是不错的,可能绣两针给我瞧瞧?”

林若萱闻言一怔,却也不推辞,冬梅找来了绣具和针线递给林若萱,林若萱却不知道该绣什么好。

林芷萱淡淡笑道:“便绣个姐姐最拿手的花样子吧。”

林若萱想了想,也是应了,坐在林芷萱的床上,低头开始认真地绣了起来,冬梅给林芷萱倒了杯茶,林芷萱接在手里,抿了一口,便站在林若萱旁边看着林若萱刺绣,手里随意地拿茶杯盖拨弄着茶叶。

林若萱的手很稳,针脚细密,做得又快,一看就是个做惯了针线活的,只是看她的针法倒是平常,没有太多的花样。

林芷萱再看那图纹倒是和林若萱衣裳上绣的花样差不多,想来她们房里拮据,很多针线活都是自己做的吧。

林若萱绣了半个花瓣,林芷萱便大致能清楚林若萱刺绣上的深浅了。

这能说得上刺绣好的分两种,一种是林若萱这种做常了的,熟能生巧,另一种是林芷萱这样的,虽然不常做,但是却有名师指导,针线上的花样巧宗、密不外传的针法样样精通,毕竟有些极好的绣品,只看着富丽堂皇,没有个会的师傅教着,便是把那刺绣一根根地拆了,也不知道它是怎么绣出来的。

林芷萱的绣工好,一则是因为步师傅这个名师,二则却是因着她在侯府的时候,也曾经多次给小皇帝做过些精致的刺绣。

若说林芷萱是怎么给皇帝做起了衣服,那还要先从当今皇后说起,现今的皇后不是别人,正是武英侯府的大小姐谢文佳,而当今太子未来的皇帝便是谢文佳的嫡子,林芷萱嫁入侯府后太子登基,林芷萱便是皇上的二舅母,当时武英侯府势大,侯爷为辅政大臣,小皇帝六岁登基,极为倚重侯府,甚至当初琳姐儿的百日宴上,皇上还曾来探望,看着自己给琳姐儿做的小衣裳小鞋十分的喜欢,说比宫里的都好,让自己给他也做一些精致小巧的东西。

总排行榜: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