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瞧娘现如今,连你房里的乳娘是什么人都一清二楚,可娘在王家住了十七年,都认不全王家的人。与金陵王家相比,我们林府着实是寒酸了。可相比那王家一滩浑水里的龌龊勾当,咱们过得就是天上的日子。”

林芷萱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王夫人:“所以对大太太偷我们家珍宝贵器的事情,娘也不认为是多下作的事儿了?”

王夫人叹了口气道:“他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你父亲走的时候又再三叮嘱过我好生照顾他们,我原本是想着多给他们些月例银子,可是这家里都有份例,单给他们调,越过我去又太扎眼,毕竟不合规矩。他们做这事儿,我也是知道的,左不过是你伯母想多给你妹妹存点嫁妆罢了,两三年了,好在每年拿出去的东西也不多,他们也不敢挑准好的下手,不过是些边边角角又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我便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随他们去。”

听了王夫人的话,林芷萱到了嘴边的话,在舌头上滚了两圈,还是咽了下去。虽然王夫人宽和的治家之道和自己当初打理侯府之时的严苛大相径庭,但是林芷萱也能理解,毕竟一则林家太小了,即便是他们再失了规矩,只要王夫人始终眼明心亮,也不会让他们闹出多大的风浪来。二则,自从父亲从杭州知府调任济州知府后,林家也从杭州官场圈子的风口浪尖上下来,不再似以往那般门庭若市,日日有人拜访,天天要四处赴宴,没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林府,林府的日子自然也就安逸下来,即便是下人稍微有了一点错处,也没人成日里盯着去说长道短。

这样其实也好,至少母亲不会像自己那样累,小家也有小家的好处,只是必要的提醒,还是要有的,林芷萱嘲弄一笑:“说什么存嫁妆,难不成林雅萱成亲,咱们还能坐视不理不成?”更别说前世林家为了林雅萱花了上万两银子的风光大嫁了,“娘倒是大度,可毕竟这不是什么正经人能想出来的主意,娘还要待那林雅萱那么好吗?”

王夫人笑道:“对她再好,也不过是看在你父亲面子上,可怜他们娘俩罢了,总归是好不过你去的。那丫头啊就是一张嘴会哄人,可是眼珠子太贼,透着一股都是小心思歪脑筋的邪气,不是正经样子,便是能哄人,却不是有福气的。就合该跟我们阿芷一样,以前眸子里透着宽和慈善,现如今多了几分通透敞亮,却都是光风霁月的模样,这才是福寿绵长的。”

林芷萱闻言,却是放了心,笑着把头埋在王夫人怀里:“娘就知道哄我。”

王夫人笑着道:“哪里是哄你,娘从金陵王家,到这林家,看了这大半辈子的人,那些狐媚子作妖的没一个好下场的。”

“那娘打算怎么处置大太太房里的事儿?”

王夫人却是拧了眉道:“我还不曾想好,也是陈丫头毛毛躁躁地,扯出这样的事。”

林芷萱见状,却是笑着道:“娘这话可是偏心了,这出了事,您不怪那偷盗作乱的,反而怪起查案抓人的了。再者说,二嫂嫂是您嫡亲的儿媳妇,又是个爽利能干的,娘再多调教几年,便能帮您分忧了,那才是要在您膝下服侍您一辈子,给您生孙子的人,您断然没有为了外人,疏远自己人的道理。况且,您纵容着他们,虽是您大度,可总归是姑息养奸,二嫂嫂警醒她们一次也好,省的她们日渐骄纵,做出什么其他出格儿的事儿来,坏了大局就不好了。”

王夫人听林芷萱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有理。

林芷萱见王夫人眉头解开了,便笑着继续道:“这事儿也已经出了,您再怪罪二嫂嫂也是无益,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把这事儿处理好过去。”

王夫人也是欣慰地看着林芷萱,笑着点头:“很是,瞧你这鬼灵精的样子,可有了什么法子?”

林芷萱笑着道:“我想着她毕竟是娘的长嫂,又是来我们家客居,按理说我们是不该管她的人的,她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我看不如就交给她自己处置,我们何苦替她操这心思。”

王夫人听了先是一愣,继而神色有几分犹豫,对林芷萱道:“略刁毒了些。”

林芷萱见娘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并且也想透了其中利害,也暗道娘果然心思通透。

这件事情,王夫人已经知晓,却将人送还给刘夫人处置,这样既不是王夫人动的手,到时林鹏海问起,也不是王夫人这边伤了两房的感情。

刘夫人那边接了人就是接了个烫手山芋,这事儿便成了她们要给王夫人一个交代,她连徇私求情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狠罚,而且还要看这边的脸色,对她的处置和交代满不满意了。

林芷萱见王夫人犹豫,便问道:“娘难道还有什么更周全的法子?”

刘夫人道:“这法子周全是周全,只是……”

林芷萱劝道:“娘,爹虽然让您善待孀嫂,可是爹远在济州府,家里的事情他如何尽知?出了这样的事,本就是她们理亏,难道大太太还有脸去爹面前告状?我们接济她们娘俩衣食住行样样不愁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谁还巴巴地要跟他们姐妹相待不成?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没来由为了她们娘俩坏了咱们府里的规矩。况且这人心最是不知足,分外的东西得得多了,她眼里盼着的只会更多,我只怕娘对她们一味惯着,日后她们会越发的不择手段起来,总归恩威并施才是最好,娘多少要教她们些规矩分寸的。”

王夫人闻言,心中也是警醒,皱着眉似是想起了很多事,缓缓点头,倒多了几分郑重的意味。

外头的钟敲了三更,王夫人才安抚着林芷萱道:“不早了,快些睡吧。你既然想开始学着这些管家的事,便跟在娘身边多听听看看,你是个心思通透的,一学就会,一点即通,有时看得比娘还远些。只是别着急,咱们日子还长着。”

总排行榜: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