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顾庆口中的营地就是一处背风山壁下的天然洞穴,高宽丈许,深约五米,外面被枯枝藤蔓掩盖,里面有烟火的痕迹。
  当然,还少不了之前狩猎队设置的陷阱。
  这是焚石村狩猎队入山后的第一处营地,仅能遮风避雨。
  但在野外有这么一处营地已经格外难得,如果遇到突如其来的雨水,特别是春秋天,那种刺骨的寒凉蕴含在雨水之中,被浇成落汤鸡,阴寒之气直接浸入骨髓当中去,再湿上一宿的话,不要说是普通人,就连血气武者也一定会大病一场。
  以这个世界的医疗条件,一场大病,能活下来就看天命了。
  而遮风避雨之外,这样的洞穴也给人以安全感,远胜于野外空荡荡的恐惧,便是被野狼群或者什么恐怖的生物围攻,也能占据地利坚守。
  一处合格的营地,让狩猎队在野外的生存几率大增。
  被众人称之为“老熊洞”的洞穴里,还算干燥,里面堆着不少松枝柴火,这是之前狩猎队留下来的,以备后来者不时之需。
  只要条件允许,狩猎队需要持续保持这处营地的物资储备,即便跋涉了一整天,走了近八十里山路,各个都很劳累。
  “凌子,你和二愣子在外面劈点柴火,顺便查看一下周围环境,不要走太远,随时准备支援我们。六斤,火堆和火把、晚饭、热水就交给你了,剩下的人和我趁着天还亮着,争取多设置点陷阱……”
  将多余的补给扔在老熊洞,顾庆麻利的下达了命令。
  凌云这个年纪,即便觉醒了血气,在狩猎队里也是打下手的存在。
  设置陷阱,是需要经验的。
  野外生存,更是需要经验的。
  凌云很自觉遵循着顾庆这个狩猎队队长的命令,提着刀和二愣子走向了不远处的松林。
  “二愣子”,并不是说他真愣真傻,能进入狩猎队,都各有所长,聪明着。
  而之所以被人起了个“二愣子”的绰号,也只不过是因为村里已有一个叫“愣子”的了。
  这种称呼,在农村实在太多,很多人“狗剩”“二蛋”之类的被人叫了一辈子,这些名字也不见得比“二愣子”好听了哪里去。
  二愣子,年龄并不大,虚岁二十五,进入狩猎队三年,前后入山有个七次了。还谈不上有多少经验,但在顾庆看来,也远比凌云有经验。
  “凌子,等一下我砍树,你给我放风啊!”如果是新人入队,肯定是新人砍树,老人放哨,但二愣子可不敢让一个觉醒了血气的未来村老砍树。
  他朝着凌云憨厚的笑着,继续说道:“这里是有熊的,可真的要小心点!”
  “有熊?”
  凌云朝着松林深处眺望,村里狩猎的经验都是口耳相传,并不记载于文字,不加入狩猎队,对大山对这个世界就不能有深入的了解。
  这几乎是每一个村老必须要走的路。
  “很多年之前,这里有很多熊,我们狩猎队只需要到这里,就能获得熊皮、熊胆,后来应该是杀的多了,熊就少了。但隔个几年,还是有狩猎队能够猎到熊的……”
  “希望我们也有这个运气……”
  凌云没有让他一个人砍树,轮流放哨,在天黑之前,砍到了足够两个晚上使用松木,这才返回老熊洞。
  第一天,能够将补给超额完成,在返程时候必然是轻松许多。
  可惜,没有遇到熊。
  凌云不知道一张熊皮的价值具体是多少,但知道熊胆在中药上的运用,可以说是珍贵资源,价值不菲。
  天色渐黑。
  凌云和二愣子在老熊洞前将手臂粗的几根松木给劈成柴火,安放陷阱的狩猎队其他成员也结伴返回。
  此时,夕阳虽然已经沉入到了山脚下,但还是极其顽固的试图继续抵抗黑暗,所以西方的天边依然有一抹灰烬也似的暗红色。
  趋光性,是很多生物的本能,人类先天本能也和飞蛾之类的东西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知道在趋光的同时不弄伤自己。
  在这个诡秘的世界,人类的趋光本能更是被放大。
  火焰,祛除的不仅是野兽,也是邪灵。
  所以,狩猎队几乎所有的人,只要放下了手里的活,都会不自觉的看着西天边的那一抹暗红色,同时感觉着黑暗慢慢儿坚决的袭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凌云结束了劈柴,走入老熊洞前转身瞥了一眼西天边,却是很奇特的希望黑暗来得再快一点儿,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这种转变。
  这种与人类与生俱来的恐惧本能相桀骜抗衡的转变!
  凌云将此归结于对金手指的期待。
  人若没有这种期待,必然只能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但有了金手指这种作弊器,就作死般的不想慢慢苟了。
  老兵于烈的记忆,这些天已经读取的差不多。
  “血战十式”的刀法融合进了自己的肌肉记忆之中。
  但除了这些,其他记忆并不完整,或许有些价值,但对于实力的提升没有多大的帮助。
  凌云想再次获得那闪闪发光的小光点,想再次通过“梦境”获得大的提升,必然只能再度斩杀一只邪灵。
  而在村子中,有土地庙和苗老存在,想要斩杀影鬼那样的存在,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按照本体的记忆,在村子里邪灵不多见,影鬼是个偶然事件。
  而狩猎队不一样,这是在野外。
  每一年,狩猎队都会遇到恐怖事件,运气不好,整支狩猎队消失在大山中,最近十年来也不是没有。
  十年前,就发生了一次,焚石村损失惨重。
  危险与机遇并存。
  老熊洞中,篝火早已经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在带给人温暖的同时还将光芒播撒了出来。
  热汤在铁锅中咕噜咕噜沸腾着,那是一锅腊肉黄豆汤,香气扑鼻,锅边上贴着面饼,隐隐传来一股焦香。
  跋涉了一天,众人都是饥肠辘辘,闻到肉香之后,顿时几个人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起来。
  当下,众人也不客气,围坐一圈,拿起老熊洞里存放的陶碗,扯过两个树枝当筷子,便舀了肉汤,取了面饼大口吃了起来。
  而凌云敏感的看到,名叫六斤的汉子并没有吃饭,而是坐在了洞口处,目光深沉的看着渐黑的夜晚。
  肉汤、面饼吃去小半,狩猎队的老张从旁边取过一大把野韭菜、野芹菜之类的,看上去应该清洗过,用手直接撕扯成数截,就丢进了锅中。
  立刻,一股野菜独有的香气便激发了出来。
  吃饱喝足,有人去顶替了六斤。
  一切都井井有条。
  “顾队长,烧了热水,你先泡脚吧!”
  都是善于走山路的汉子,知道怎么消乏,滚烫开水在旁边另外一口大陶罐里面翻腾着,然后被舀到了大木盆子里面,顾庆也不客气,将散发着臭气的脚丫子伸入到木盆中,龇牙咧嘴倒吸着气的表情里面却是有着舒爽的快感。
  一个个轮流泡了热水脚,虽说凌云很害怕传染上脚气,但现在明显不是矫情的时候,不好好保养一下自己的脚,这几天山路走下来,两只脚非烂掉不可。
  这几件事做完,在顾庆的安排下,分三批值夜,剩下一个人如果没有意外事件发生睡全夜。
  凌云和年龄最大的老张分在了中夜。
  没有催促,除了值夜的两个人,其他人在短短十分钟之内,便迅速的进入到了梦乡。
  鼾声一片。
  凌云是被人唤醒的,整个人还有点懵。
  眼前递过来一个竹筒,凌云接过来喝了一大口,顿时苦涩得令人直皱眉头,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中夜还好一点,喝一口浓茶提提神就好了,可不能多喝,后半夜还是要睡觉的。若是后夜,只能用老茶来提神了!”老张笑着道,然后从火堆的边缘拨出两个黑漆漆的东西,滚烫的让他缩手缩脚,凉了片刻,丢给了凌云一个。
  是个烤熟的植物茎块,类似于烤山芋。
  “多谢张叔!”
  喝着热水,吃着甜糯的烤山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最主要的,还是目光深沉的望着黑夜。
  危险来自于黑暗。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似乎过了午夜。
  突然,凌云眉头一皱,耳朵支棱起来,身体微微绷紧,握紧了手里的钢刀。
  “怎么了?”
  老张发现了凌云的异状,然后取出一支铁箭,虚搭在弓上,凝重的望着黑暗。
  “好像有动静!”
  “再等等……看看是野兽还是什么?不要轻易惊动……”
  静静等待了将近十分钟,老张脸上的表情顿时抖动了一下,只见黑暗当中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就仿佛是巨熊一般,粗野,笨重!
  阻挡在它面前的小树纷纷折断。
  “是熊!”
  “快叫醒顾队长!”
  顾庆抹了一把脸,提着长枪眯着眼望着黑暗:“确定是熊?”
  “那黑影,绝对是熊!”老张极为坚定的说道。
  “如果是熊的话,冒险深夜狩猎也是值得的,猎到一头熊,我们这次就不用去更远的地方了……”
  “是啊!三年了,老熊岭终于又来熊了。”
  “顾队,你是队长,还是你拿主意,我们听你的。”
  其他人七嘴八舌低声道,各个都很兴奋。
  只有凌云微微皱着眉头,看向黑暗中的眼神有些许凝重。
  顾庆握紧了手里的长枪,拿定了主意:“好,按照老规矩,我打头阵……凌子,你觉醒了血气,给我压阵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