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凌云有个好习惯,想不通的事,并不去钻牛角尖,为了弄个明明白白撞得头破血流才肯罢休,这不是他的性格。
  所以,对于那场似若梦境的一次夺舍,在确定自己光凭脑袋去想根本无法弄清楚之后,便当做金手指放在了一边。
  既然是金手指,那么要刨根问底的去细究他干什么?
  在凌云看来,即便要研究,也要等到再次出现那道光点。而光点的来源,凌云感觉应该是斩杀影鬼这样的邪灵所得。
  而斩杀影鬼,好像不是自己一人之力能够做到的。
  不管如何,“血战十式”的刀法是到手了,而且熟练度也同步到于烈这个大唐老兵的程度。
  带着满意和兴奋的情绪,加上疲惫的身体,凌云沉沉陷入到了真正的梦境之中。
  也不知村中哪家公鸡不断的啼鸣,凌云睁开了眼睛,没有赖床,迅速的从硬板床上坐立起来,从黄土墙上的空洞小窗户观看天色,时间已经将近清晨,天边隐隐泛出了一丝鱼肚白。
  开门活动了一下筋骨,清晨的大山里,寒意凛然,呼吸之间,都有一团白气出没。
  虽然昨晚四肢酸胀不堪,但经过一夜的休息,竟然尽数恢复,并不留任何的疲惫。
  这种恢复力,让凌云无比的喜悦。
  在不大的黄土屋子里用砍柴刀练了三遍血战十式,用心体会了这门战场武学以命搏命的意境,院子里土灶上的鱼粥也已经熬好了。
  一大锅味道并不十分美好的鱼粥下肚之后,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
  “果然,觉醒了血气之后,饭量也大增了。以这个食量,我若是想吃饱,就不是顺便捕条鱼、捉个兔子就能行的了。唉!没想到有一天还要为吃饭烦恼!”
  此时,太阳却是已经从东方露了出来,驱散了黑暗,洒下了光明和温暖。
  凌云想了想,还是准备亲自去拜访林豹林村正,总不能等他亲自上门!
  作为一个后辈,还是主动一点为好,毕竟有求于人。
  血战十式来历不明,暗中修炼可以,而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越国武者,不想多惹麻烦,还是需要有根有底,经得起调查。
  而林豹林村正,就是一个机缘。
  至于拜访送点什么,凌云看着家徒四壁的模样,感觉还是算了。
  村正的家在靠近村尾的地方,庙祝在村头、村正在村尾,一头一尾护住了焚石村。
  走在焚石村中,入眼都是黄土夯成的茅草房子,青瓦红墙只有土地庙才有资格。
  凌云暗暗将越国焚石村与大唐万年县相互对比,差的不是一点。
  但一个深山老林小山村,一个都城繁华之地,这本来就没有对比性。
  至于越国在什么位置,作为唐人的老兵于烈,没有听说过越国这个国家。而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之中,更是没有听说过大唐这两个字。
  凌云没有准备去问任何人,将一切秘密都掩藏在了心底。
  一路和一些老农模样的人打着招呼,适应这新身份,不知不觉就到了村尾,这个时候,林豹一家子正在吃早饭。
  乡野之民,早饭也就是热粥咸菜,家境好的,给孩子煮个鸡蛋。
  村正,自然是家境好的,在凌云看来大概也应该如此,顶多从白粥,变成肉粥。
  但当他从低矮的石头墙看过去,凌云看到林豹正拿着一个肘子在啃,吃的满嘴流油。
  “凌子你来了啊!正好,过来吃肉!”
  林豹五感很敏锐,也很是豪爽,从旁边木桌上撕扯下一大块肥瘦交加的肉就丢了过来。
  他的力道和角度都很准,凌云伸手便接住了。
  油乎乎满手。
  但这大早上吃肉,不嫌腻的慌吗?
  凌云心中这般想着,但身体很老实,即便刚刚吃了一大锅鱼粥,现在也感觉口舌生津,有种身体本能的贪婪。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有志青年,对于这种大肉,应该一点欲望都没有才对,但现在就是饿。
  所以,这不是好吃的品行,而是真的饿。
  “多谢林村正!”
  凌云说了一句,便狼吞虎咽起来。
  “过来坐!”
  林豹指了指旁边的实木墩子,笑道:“觉醒了血气,就是要多吃肉,一日三餐都要吃,不然拿什么增长血气。不过……你没有入镇邪司,这肉食却是要自己去争取,乡野之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你现在没有身份,想从村中拿吃肉,不是我一句话能够决定的……但你也不用太担心,将武道修炼到一定程度,村子自然会供应你一日三餐,大鱼大肉,那时候,你就是村老。而你唯一需要做的,就只要将武道修炼好……”
  林豹的话很有感染力,如果是焚石村一般的小年轻,绝对热血沸腾。
  但对于从二十一世纪而来的凌云而言,大鱼大肉吃饱,这不是人生的目标。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而是适时的配合这林豹露出兴奋难抑的表情。
  见凌云将一大块肉吃完,他再次撕扯了一块塞在了他的手里。
  “饱了,林村正,饱了……”
  “说什么村正不村正,叫我声林大哥便是。”
  “林大哥!”
  “恩!”林豹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血气是武者的根本,昨日你能伤到影鬼,应该已经见识到了血气的作用,是能够冲击到邪灵的。但那是你觉醒那一刻的爆发力,现在让你激发血气你应该就不行了吧!”
  凌云知道这是他在为自己讲解武道修行的知识,立刻便做正了倾听,同时点头默认。
  “是的,感觉身体都空了……”
  其实,在掌握了于烈记忆之后,他自然能够主动激发血气,只是这具身体尚未修行,血气的量实在太少。
  “所以啊!你需要修行,需要练拳……这个过程,一般十二三岁的小孩需要坚持修行三年以上,资质差点的,五年能够入门,若是再差,十八岁没有掌握血气,也就没有修行的资质了。你十九岁,在生死之间觉醒血气,镇邪司也就不收你了。不过,镇邪司不收,我焚石村却是将你当做宝呢!你是有机会成为村老的……”
  “我焚石村,有村老七人,都是觉醒了血气的武者……所以苗老昨日说你得了个大机缘,几乎等同于半只脚跨进了村老的行列!”
  凌云按照这具身体的性格,露出兴奋的表情,演技惊人,深深一拜,说道:“还请林大哥教我!”
  “我自然会教你!”
  林豹将最后一块肉骨头啃干净,坚固的棒子骨在他牙下并没有用力便成了碎渣,将骨髓“呲溜”一下吸出来,然后在一块破布上随意擦了擦手,问道:“凌子,你可识字?”
  识字这种高端技能,原主自然还是会一点的,但也就能认识一般常用字,百来个字。
  “只认得一些,太复杂的字就不认得了。”凌云如实交代,并很庆幸昨天自己足够努力,将记忆吸收了七七八八。
  “这是个问题,秘籍这种东西,都喜欢往复杂里写。”林豹嘀咕了一句,也不在意凌云能不能看懂秘籍,而是说道:“这样吧!我每天早晚各指点你一盏茶的功夫,但你也要努力习字……不识字可不行。”
  村子里又多了一个血气武者,作为村正自然是格外高兴的。
  好好培养,几年之后就是村子的底蕴。
  他是走出过青牛镇,见识过大世面的武者,知道这个世界真正的大恐怖,没有实力,一场天灾,整个村子都死绝的并不少。
  而每一年,焚石村都会因为邪灵而死去多人,多一个血气武者,村子就多一份安全。
  他身为村正,便也能从中获益。
  继续为凌云介绍了一下武者和血气,林豹就拿出了干货。
  “我在青牛镇最先修炼的是兽拳中的豹拳,因为当届豹拳第一,所以改名为豹,算一算已经过去十六年了。”
  “凌子,你看好了,我教你的就是我拿手的豹拳……”
  “龙虎豹蛇鹤,龙拳练神,虎拳练骨,蛇拳练气,鹤拳练精,豹拳练力,余者螳螂拳、十二形意皆有各自擅长之处,而豹拳积累血气的能力在兽拳中也是位于前列……”
  “凌子,睁大眼睛看着!!!”
  霎时间,林豹全身鼓气震荡,腿势短马蕴含狂暴的劲儿,五指如钩,指缝之间的子肉凸起,比指甲还长,抛开人的形体,单看精气,就有一头大豹的神韵在里面。
  啪!
  林豹短马扎地,动如猎豹,长拳短打,信手捏来,爪势到处,威风顿生!
  获得了大唐老兵于烈的部分记忆,凌云不再是纯粹的越国农夫,也不是活在红旗下的键盘侠,他的眼睛很敏锐的看到,林豹一爪发劲,五个手指头的小肌肉全部紧紧内缩,指甲一下弹了出来!
  就好像豹子猫科动物平时的爪子都藏在软绵绵的肉垫子里面,只有抠杀猎物的一下,锋利的爪子才猛然弹出来。
  林豹把拳法练到这等地步,指上肌肉蕴含的弹性和力量,实在是已经匪夷所思。
  有点非人的感觉。
  不自觉的,凌云便拿他和于烈做对比,发现各有千秋。
  血战十式,乃战阵武道,或许单打独斗不及豹拳犀利,但混战之中,却是无比利落。
  林豹越打越有种行云流水的感觉,身体一弓,提脚窜起,好像一头在陡峭地山崖中穿行的豹子。
  连环进击,一秒之中,挪移了五步,抓出十多爪。
  爪爪带风。
  风中好像蕴含着一股野性的腥气!
  拳谚之中说豹打连环!
  所以豹拳一动手,就是连串的攻击!
  一套豹拳打完,林豹收功站在凌云面前:“兽拳是越国有名的筑基练体之法,所谓筑基,就是打好修炼的基础,再往上修行……恩,现在多说无益,你将血气练的足够旺盛,今后自然会知道……来,我教你豹拳的站桩,练拳先站桩,长力气,长筋骨,就是打根基。”
  接下来,林豹教了几个桩功,让凌云好好修炼,然后让他傍晚再来,看有没有练岔,好做调整。
  做完了这些,林豹也有他要忙的事,身为村正,要为整个焚石村三百来人负责。
  而凌云回到家中,扎了个豹拳桩法,与林豹一般无二,已得精妙。
  昨夜那场似梦非梦的夺舍,对自己是何其的重要啊!
  凌云感慨万千!
  “那就是我的金手指吗?”
  凌云不知道这个金手指究竟是什么,但不影响自己对下一场梦境夺舍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