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尽管第二度的泰坦与诸神之战,发生在希腊世界的始源宇宙之中,也得益于始源宇宙的坚固程度,硬生生承受住了这些尊贵神明们最为凶残直接的力量碰撞。

    这让希腊世界整体受到的影响与冲击,以及遭到的破坏被一定程度的抑制住了

    这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不过终究也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整个始源宇宙作为希腊世界,甚至是无限世界的诸多平行宇宙和子时空的上游发源地,在这里发生的伟大神战,是能够直接从时光因果的层面,冲击到无数的时间线。

    果由因生,事待理成,若是没有存在于过去的种子,那么自然就不会开出未来的花。

    所以,当整条时光长河从上游被生生截断的时候,下游理所当然的会迎来断流,而当河水彻底干涸,依附于流域而诞生并且繁荣起来的生态,自然也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简而言之,就是巨大的时间断层出现,将会从源头抹去一个个被波及影响到的平行世界和子时空,它们并不是在物质现象层面迎来毁灭打击,也不是整个宇宙加速老化奏响终焉之曲,而是……

    直接消失在无限多元宇宙的因果之中,一切归于虚无,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所有的痕迹,所有的记录,都不会留存下来。

    在只有在神圣者才能够察觉到的某一个瞬间,彻彻底底的消失得干干净净。

    很简单的道理,就是参考一下祖父悖论就知道了,回到过去在父亲出生前把祖父杀死,祖父死了就没有父亲,没有父亲也不会有自己……本来因为悖论的原因,这样的矛盾是不可能出现的。

    因为抑止力的存在,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以延长现在的世界为目的的无形力量漩涡,是由集体无意识所做的安全装置,总会在毁灭世界的重要因素发生的瞬间出现,抹消这个因素。

    它会根据应该抹消的对象而改变规模出现,以绝对能够取胜的,高于对象的数值出现。

    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说法,不过本质都是一样的。

    但是只可惜的就是,造就了这一切的乃是凌驾于「世界」之上的伟力,是更为不可思议的法则。

    对于这样的危机,抑止力发动不发动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很有可能是根本来不及发动,一切就都已经被抹去了……

    于是

    已存在的世界在诞生之前就被毁灭。

    毁灭了的次元从一开始就没有诞生。

    无序混乱的时空乱如一锅沸粥,法则崩坏、逻辑谬误、种种矛盾的现象同时出现,却没有能够得到包容,而是猛烈的冲突起来,动摇附近的维度,影响更多的宇宙。

    每一个事件元之中,都有数之无尽的维度崩塌,有不计其数的时空宛若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破灭的瞬间悄无声息,连带着无数的生命、文明一同蒸发了个干干净净。

    只有极少数强大的半神级存在,拥有一定程度上抗衡反逻辑的模因效应的力量,不但能够在宇宙破灭后的时空皆无的虚空中存活下来,对于来自时光与因果的扭曲篡改也有一定的抗性

    在只是被伟大神战的余波擦过,而不是直接攻击他们的情况下,这才能够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多数只是苟延残喘,将注定要到来的命运延长了一段时间罢了。

    ……

    ……

    “叛徒!叛徒!我诅咒你们通通不得好死!!”

    奥林匹斯之王的绝望嘶吼,贯穿古今多元,穿透任何次元、所有时空、全部晶壁,压盖宇宙万世,其中的凄厉、愤怒、绝望等等,甚至足以影响到神圣的心灵与思维。

    无限多元宇宙的每一处虚空,都有着无数的神圣显化,默默的从过去或者未来的时间线投来视线,注视着这一场惨烈的伟大神战,诸神与泰坦跨时空的第二次殊死搏斗。

    不,或者这么说并不足够准确。

    因为第二代神祇与第三代神祇的战斗,就在方才不久的时候,其实便已经落下了帷幕。

    因为立约内容的约束,泰坦神们现在却是拉开距离,退至战场中央,变成了默默的旁观者。现在的神战现场的中心依然是白热化的阶段,却是奥林匹斯众神联手围杀奥林匹斯之王的局面,让人唏嘘不已。

    宙斯歇斯底里的怒吼咆哮与叱喝怒骂,改变不了祂终于迎来众叛亲离的这一日的结果。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在这一刻,自然不会再有任何人留手,即使是天后赫拉也是冷着脸,完全无视了宙斯的叫骂,与众神一同出手横扫亿万星辰,打得宇宙崩碎,让宙斯的神血洒落长空。

    还有那些巨大的机械天神,不管内部的驾驶员是哪一位有名的半神,宙斯的子嗣,也不管祂们到底有没有意愿对老父亲动手,是否蕴含有怨气什么的,这都不重要了。

    毕竟巨神兵的力量来自于众神的权能,祂们此刻能够汇集所有相位,集齐无限平行存在之力,进入类似登神的状态,却终归是虚假的镜花水月,不是自身的真实位格与力量的体现。

    众神只需要这些作为宙斯子嗣的半神在这一刻,能够驾驭巨神兵加入战场。

    所以无论巨神兵到底有何等的力量,实际上机师本身在此时此刻是没有自主权的,祂们已和巨神兵人机合一,成为众神手中的致命武器,对宙斯展开了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而且这些掌握机械与电子的宏大机神,本身的技术含量也是过于极端,动辄就是「无限非概率引擎」、「宇宙模计算核心」的配置,而且每一寸的机体都是流光溢彩,洋溢着闪耀的神性光辉。

    大地、海洋、天空、夜晚、白昼……

    仿佛是组成世间一切属性的总和,这是被不同的神力与权能赐福过的最有力证明,这让本来就极其强大的机神都得到巨大的加持,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极其凶猛,每一尊机甲的输出功率隐约能够赶上一个泰坦……

    敏锐的察觉到这样的情况,第二代神祇们也尽皆脸色微变。

    难怪这些小辈胆敢和祂们立约,原来是手上还掌握着这样的底牌,也难怪有胆气与虎谋皮了,就像是宙斯笼络了百臂巨人,就敢和泰坦们全面开战一般。

    也不是只有宙斯被围攻,展露出了难以想象的神力的三位一体·雅典娜,此刻也正被阿瑞斯、阿波罗等人联手围杀,只是这位撕破伪装,有着原始神的本质,也有神王位格的女神过于强大。

    以至于几位主神联手,也没有如何占据优势,只能够是恰好抗衡,不至于让局势一面倒而已,这让祂们又惊又怒。

    说起来,雅典娜选择在这么一个微妙的时间点放出底牌,表面上来看似乎是帮助宙斯分摊了压力的样子,实际上并不然。因为即使是有着堪比原始神王的力量,祂也不可能同时抗衡十二主神的联手针对。

    所以要是先解决了宙斯的话,雅典娜接下来除非退出争夺,继续伪装下去,否则的话,怎么都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反而是选择在这么一个微妙的时间点,果断展露獠牙,才能够迫使诸神分散力量即使是想要对付雅典娜,但是也不能够漏掉垂死发狂的宙斯那里,就迫使众神分散力量。

    如此一来,反而才让雅典娜有了可乘之机。

    泰坦们或许有想法,但是受限于之前的立约,却没有办法采取什么行动。

    继续这样子下去的话,似乎一切都没有了悬念……

    本应该是这样子的。

    但是

    “……”

    “……”

    就像是热闹喧嚣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一瞬间鸦雀无声。

    没有什么惊人的威压,也没有什么宏大的异象,但就是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突兀的心有所感,诸神圣纷纷抬头望去,紧接着眼中皆露惊愕恐惧之色,头脑久违的一片空白。

    因为在宏大宇宙之中,悄无声息的浮现出了一个隐约而模糊的混沌轮廓。

    饶是以诸多神圣的眼力,全视诸域时空,俯瞰遍天诸生,能观诸象,看千百界,竟然也没有办法确认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似乎是突兀而毫无征兆,又似乎是一直都存在于那里,只是祂们此刻才注意到。

    那是本质无法言说的存在,降临显化为第一因,存在于最初之前、并创造一切的超原始神,其以蛇的形象出现拥有三颗头:人头、牛头及狮子头长,正是全知全能者在降格显化……

    明明只是在希腊世界的始源宇宙虚空中出现的一个隐约轮廓,但是却让所有目视者都感觉到一阵晕眩。

    仿佛……不,那就是比整个无限世界加起来还要庞大的存在,只是一个从绝对维度上投下的影子,便能笼罩在所有的法则里的无穷多无限大世界,无论是内宇宙的还是超宇宙的,或是其他存在着所有宇宙的法则……

    即使是除以无限还是无限的无限多元宇宙本身,在这样的无法设想起源与本质的全能之神面前,依然显得无比渺小,等同泡影。

    不可理解,不可名状,不可知也不可论。

    在这一刻,即使是在希腊世界之外,注视着这一场闹剧的诸神圣,也是恰如其分的表达了自己的敬畏。祂们纷纷或是俯首躬身,或是行礼膜拜,不约而同的以示自身诚惶诚恐的尊敬之意。

    无论长生者抑或不朽者,或者是屹立巅峰,纵横无限的至尊大能们,皆是又敬又畏。

    这场闹剧竟然真的惊动了这位全能者?

    怎么可能?!难道说宙斯真的是天选之子,要成为希腊神话永恒的支配者,天空之主的血源诅咒导致的悲哀轮回,要在第三代神祇这里迎来终结?

    一瞬间,很多人都是想到了这一点,脸色不约而同的难看起来,如雅典娜,如克洛诺斯,因为祂们实在是想不出除此之外,这个时候的希腊世界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引来全能造物主的视线。

    “伟大的父神啊!!”

    而与之相反的自然就是宙斯,这个遍体鳞伤,已到强弩之末,只剩下一口濒死之息在强撑着的奥林匹斯之王狂喜不已,第一时间就向着全能之神顶礼膜拜,哭诉了起来。

    祂也觉得应该就是这样,超原始神是为了给自己撑腰而来的,顿时觉得心头大石落地,同时在心里发狠,一定要弄死今日和自己作对的所有人!一个都逃不掉!

    然而。

    有着人头,牛头和狮子头的全能之神,却是并没有理会宙斯的哭号卖惨,甚至看都不看这位奥林匹斯之王一眼,理所当然的也没有去在意那些此刻正在拼命的想要逃离的外来神。

    这位大神只是注视着那位于时间之外的孤岛上的魔术师,平静的开口说道:

    “真是无聊之极。”

    “……”

    “……”

    夏冉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或许是见惯不怪了,心里竟然出奇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自己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不知道和多少个大佬谈笑风生了?

    他扯了扯嘴角,还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你觉得怎么样才不无聊?”

    他也明白原因,毕竟像是这样的大神,已经不是见多识广的程度了,而是就没有什么是祂没有见识过的,更何况像是现在的事情,在希腊世界都已经是发生第三次了。

    第三次了……这是什么概念?

    看看希腊众神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吧,以这样的八点档家庭伦理情感主题的超级烂剧,一拍就是无数个纪元,还接连拍了三部,续集似乎永远都是同一个套路。

    这么一想的话,夏冉看着柯罗诺斯的眼神也是变得怜悯起来了。

    真是难为这位大神了……

    难怪不同于其他的还在活跃的全能者,这位全能之神选择一睡就是这么多年,估计也是抱着眼不见为净的想法吧,毕竟是自己的造物,不争气又能够怎么样呢?

    “这还真是一个好问题,不过我们这样的存在,不一直都是如此的状态吗?”

    在无限光辉之中的三张脸,都是一副兴致索然的样子,然后由那张人脸开口说道:

    “一切都是有趣而又无聊,支配一切,创造一切,超越一切,一切却又都是只剩下空虚,大概也就只有和你们互动的时候,才会有那种交流思想的感觉。”

    “……你们?”

    魔术师微微一愣。

    他听懂了这位大神的意思,大约就是高处不胜寒,对于无所不能的为所欲为者而言,无限世界的一切一切都是祂们的造物,祂们就如同作者一样在自己的作品上涂抹着,修改着,就像是人类在创作属于自己的幻想一样。

    但是无论再如何投入沉浸其中,或许喜爱永远不会厌倦,兴趣永远不会改变,可是还是只有真正的同类,才能够真正的理解与交流……

    然而。

    道理他都懂,只是这位大神口中的“你们”是什么意思……是高看一眼,指自己和阿尔托莉雅等人让祂觉得特殊吗?他小心谨慎而又理所当然的做出这样的猜测。

    于是下一个瞬间,有欢快的笑声传来。

    全能之神的三张脸,人脸、牛脸和狮子脸同时笑了起来,这是祂出现到现在第一次表现出这么欢快而又愉悦的感觉,好像是一个无聊了很久的人久违的看到了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我们都在抗拒自己的全知全能,不想让有趣而又无聊的一切都变得无趣起来,不过没想到你却是在成功之后,干脆的选择忘掉这件事吗?”

    宏大的声音振聋发聩。

    紧接,便是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魔术师先是沉默,瞳孔微微凝固,然后无奈的笑了笑:“果然是这样吗?”

    有些事情一直都是自己不想过多思考,避而不想罢了,即使明明征兆那么明显,也会找些理由来自己骗自己……明明早该知道,全能者并非任何可以量化的境界层次,不是通过积累锤炼修持就可以抵达的。

    是就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永在永得。不是就不是,无论如何拼命修行锻炼,强化提升,无限的成长,始终都不会是。

    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掌握了“通往全知的钥匙”的自己,其实掌握的也根本不是什么钥匙,因为正如之前说的那样,那个概念不是任何可以量化的境界和层次,所以不应该存在什么门槛和阶段划分才对。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而全知即是全能。

    所以说,自己到底是……

    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夏冉重新抬起头来,以对等者的态度直视着面前的这位超原始神,沉睡的情感从思想深处苏醒,只是正皱着眉头想说什么的时候,在光辉之中的超原始神就已经语气愉悦的抢先说道:

    “是你先吵醒了我的,我的做法很公平。”

    而在这之外,无限世界已然陷入停滞。

    无数的神圣愕然的注视着那个身影,其全能的思绪正向着无限多元宇宙蔓延,让无形时空,宇宙万物尽皆俯首臣服。

    福生无量天尊,未来福音,空之境界,叙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