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帝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仙 >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

    既然小娘子已无性命之忧,琴香又亲眼看见有人暗中捣鬼,唐蜀衣暗暗松了口气,悄然后退了半步。

    既然大戏已经开场,唐蜀衣对于即将上演的戏码,倒是颇有些好奇了。

    琴香何等精明,主子退了,她也跟着后退了半步,不动声色的把刘氏推到了最前头。

    刘氏没办法退,也不敢退,她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主动拦住了锦衣男子的去路,语气温和的说:“这位官人,您既救下了小娘子,便交于妾吧。须知,小娘子的名节……”话里话外,提点的意味极其浓郁。

    她其实早就认出了锦衣男子,只是,故作不知罢了。在这京城之中,谁不知道镇南侯、淮扬路兵马都总管刘贺扬的幺弟刘林,是个花花太岁?

    前朝柴周的时候,由于皇帝的默许,得势的勋贵权爵们一个比一个跋扈,经常干欺男霸女的恶事。

    本朝建立之后,由于今上极其厌恶扰民的恶行,恶狠狠的惩治了一大批胡作非为的公侯,权贵们如今都老实多了。

    不过,刘贺扬的这个幺弟,除了广纳美妾、通房满院和勾引俏寡妇之外,并没胆子作出强抢民女的恶事。

    泰宁侯和镇南侯,虽然都是侯爵,但是,前者是每况愈下的空架子破落户,后者则是今上的心腹重臣,兵权在握的实权侯爵,岂能相提并论?

    刘林非但没有松手,反而将怀中的小娘子,抱得更紧了。开什么玩笑,他惦记怀中的小娘子,已经不止一年了。

    早在设下今日的圈套之前,刘林就下定了决心,必须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大家都知道,他和怀中的小娘子有私情。

    嘿嘿,和刘林有私情的女子,试问,还有哪家敢娶?

    刘林不认得刘氏,但是仅从穿著打扮,他却看得出来,刘氏应该是一位官宦夫人。

    “不瞒娘子,镇南侯乃是家兄。在下虽救了小娘子,却也是唐突了佳人,于名声有碍。不如这么着吧,在下索性禀了父母,三媒六礼,娶她为妻便是。”刘林一边解释,一边用力抱紧了怀中依然挣扎不休的小娘子。

    唐蜀衣眼眸微闪,随即意识到,眼前的年轻男子,竟然是刘贺扬的幺弟,那个有名的花花太岁。

    虽说,后院女子不得干政。可是,朝中重臣们的家世,唐蜀衣还是大抵知道的。

    镇南侯刘贺扬是刘家的长子,他有两个弟弟,二弟是姨娘所生的庶弟,三弟刘林则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话说,镇南侯府老太公已过四十岁的时候,居然老树开花,喜得幼子,自然对刘林是格外的偏疼。

    这刘林虽然好色,却也不敢为非作歹。原因很简单,凡是做恶的权贵,无一例外的都被皇帝下诏夺爵治罪抄了家。

    既然,皇帝极其厌恶胡作非为的权贵,哪怕是权势显赫的镇南侯府刘家,也必须夹着尾巴做人,不敢越雷池半步。

    如果,刘林是想趁人之危的纳妾,看不顺眼的唐蜀衣,倒想插手管一管。

    然而,刘林竟然当众说了要娶妻的话,显然是对怀中的小娘子,动了真心。

    这就不太好办了!

    就在唐蜀衣有些犹豫的时候,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小娘子和仆妇们,从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

    刘氏本就是个机灵人,既然贤妃娘娘都没有吱声,她便缩着身子,退到了唐蜀衣的身侧。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被刘林抱在怀中的小娘子,急得浑身冒冷汗,泪眼婆娑的用力推打刘林。

    藏于深闺之中,娇娇嫩嫩的小娘子,能有多大的力气?

    刘林浑不在意的咧嘴一笑,故意扯着嗓子,大声说:“诚襄伯府九娘子不慎落水,在下不才,跳湖救了她。虽是情急救人,却也与九娘子的名声有碍。事到如今,在下决意禀告父母,三媒六礼,聘九娘子为妻!”

    大庭广众之下,原本浑身湿透的九娘子,仿佛受了惊吓的小猫一般,瑟瑟发抖!

    这位九娘子躲着众人,不肯露脸,分明是不想沾惹刘林。可是,刘林却故意大声的抖露了九娘子的身世,显然是志在必得了吧?

    唐蜀衣微微翘起嘴角,心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诚不我欺也!

    此前,满京城都在传言,刘林是个有名的纨绔子弟。

    谁曾想,为了诚襄伯府的九娘子,刘林竟有如此厉害的手段呢?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识得张家的九娘子吧?”

    “别乱说话。我家与她家虽是世交,不过,张家的九娘子毕竟是个姨娘所生的庶女,我与她仅仅见过几面而已,并无深交。”

    “这位九娘子,往日里倒是少见啊。”

    “唉,她的姨娘着实貌美,却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伎子,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往日里,她被府里的大娘子拘着不许出门,免得跌了侯府的脸面。”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倒让唐蜀衣听了个正着。

    唐蜀衣以贤妃之尊,权摄六宫,平日里事多且杂,自然不认识说悄悄话的小娘子。

    可是,琴香的记性特别好,她只略微打量了一下,却认出了说人家闲话的两位小娘子。

    “姑姑,著紫裙的,是怀阳郡公府的嫡次女。著红裙的,是阴国公府的嫡长女。”琴香凑到唐蜀衣的耳旁,小声嘀咕了一阵。

    唐蜀衣不动声色的侧过身子,瞟眼过去,立时将两个刻薄的小娘子,看了个清楚明白。

    今上荣登大宝之后,封爵最高者,不过是个县侯罢了。所谓的郡公府和国公府,一听就知道,都是没有实权的空架子公侯。

    这种完全没有圣眷的所谓权贵,唬老百姓还成,在唐蜀衣的跟前,压根就不值一提。

    逢年过节之际,四品以上的外命妇,都需要递牌子进宫,毕恭毕敬的拜见皇太后。

    往往在这种时候,皇太后都会有意抬举执掌六宫大权的唐蜀衣,让她陪坐于凤銮的旁侧,一起接受外命妇的朝拜。

    没办法,谁叫当今皇太后是个格外念旧情的人呢?

    怀阳郡公府的嫡次女,嘴巴忒毒,她的声调看似并不高,却恰好将落水小娘子的家丑,揭了个一干二净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就连隔着两丈远的唐蜀衣,都听了个真切,可想而知,关于落水小娘子的闲言碎语,肯定遮不住了。

    琴香低着头,暗暗冷笑不已,打量着她不知道底细不成?

    宫里宫外,早有传言,怀阳郡公府不甘心就此衰落下去,看上了镇南侯府的泼天富贵,打算两家结为秦晋之好。

    世家之间,通过彼此联姻,确保富贵不堕,乃是人之常情!

    只是,这位搬弄是非的怀阳郡公府的嫡次女,太过于急切了,将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彻底的暴露无遗。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刘林喜欢的是诚襄伯府的九娘子,也就是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的那位小庶女!

    “快点放我下来,求你了……”诚襄伯府的九娘子,一直挣扎不休。

    刘林就是想把“私情”公之于众,现场的人,越聚越多,就算是九娘子再怎么不想沾惹他,也遮掩不住了。

    目的既然达成了,刘林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蠢货,他索性放了九娘子下地。

    “滋……”唐蜀衣听见四周阵阵抽冷气的声响,便抬眼望去,却见那位九娘子果然是丽色绝伦,美的不可方物。

    只是,谁都没有料到,九娘子略微整理了一下湿答答的衣裙,突然转身,撒腿就跑。

    显然,这位九娘子并不想招惹刘林。嗯,倒是个知廉耻,不想攀附权贵的小娘子,唐蜀衣暗暗点头不已。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林紧追了两步,大概是觉得不太好看吧,又收了步子,不紧不慢的赶了过去。

    唐蜀衣不由微微一笑,倒是刷新了对刘林的固有看法。事儿既然闹了出来,总要大人来收场的,急啥呢?

    按照唐蜀衣自己的理解,刘林惦记的那位小娘子,多半要成为镇南侯府的儿媳妇。

    别的且不提了,镇南侯的亲弟弟,又是娶的正妻,多少豪门的小娘子,惦记着这桩婚?

    眼前的不过是个小插曲罢了,唐蜀衣几个人,混在人堆里,继续在暗中观察各路淑女。

    侯府的景致如画,除了暗中看美人之外,倒叫唐蜀衣大饱了一番眼福。

    “杨姐姐,皇长子的生辰快到了,你打算送什么礼物?”

    “林妹妹,官家、娘娘和皇子们,向来节俭,哪怕是生辰,也不过是一碗寿面罢了。”

    问话的小娘子,唐蜀衣听不出来是谁,但是,那位杨姐姐的声音却是经常来陪唐蜀衣说话的杨雪晴。

    刘氏接了琴香的眼色,随即装出赏景的模样,悄然站到了道旁。

    唐蜀衣则领着琴香,悄悄的摸了过去,打算看个究竟。

    在贤妃的宫里,不管是小宫女,还是小内侍,都很喜欢出手大方的杨雪晴。

    但是,琴香却知道,杨娘子的心机,格外的深沉,只怕是早就盯上了皇长子正妻的宝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