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strong class=quot;to_bookquot;强烈推荐:

lt;/strong柳如月在徐州调养身子,这一呆便是小半月。

好在有万能的空间灵泉在,她左肩上的伤恢复的极快,已经能下步走动。当然,这伤口看上去依旧是那般狰狞。

林府,四爷的夫人时不时的会前来探望,终是打消了千以陌的疑心。

小桌上摆着一棋盘,柳如月并不想玩这些烧脑的围棋。迫于千以陌兴致燃起,她便也随意三两敷衍落子。

千以陌看出她的心,却也不恼,反而十分配合的闲心跟着落子。

“皇上,嫔妾觉着身子已是好了许多,明日大可随您启程。”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你还怀有身孕。回京之路舟车劳顿,还不如就此在徐州安生养着。”

“十二的医术您不是不知,加上他所特制的奇药,嫔妾这伤也好的飞快。”

“他的医术确实不错,如此年轻才俊,可惜不愿为朝廷效力。”

柳如月收了收手中黑子,莞尔一笑。

“再者嫔妾这不是怕日子久了,待他日回京后,您忘了封赏。所以还是早些回京的好。”

“我道是你今天怎会提及回京,原来是在担心这。嗯?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

“皇上,此话当真。”

“君无戏言。”

千以陌整个人像是松懒下来,唇角弯弯。殊不知他心中所想的又是另一番打量,若是柳如月想借此封妃……就得看能不能保得住。

“皇上。嫔妾入宫前不过是名普通的庶女。”柳如月手轻抚小腹:“无论将来诞下的是小公主还是小皇子,只盼能将他们都留在身边。”

一言而落,千以陌神色诧异。

“你可要想好。若你真能能成功诞下小公主或是小皇子。母后必定会欣喜不已。你终将是他们的生母,此点事实是绝不会改变,何必浪费这以命护来的机会。”

千以陌的意思,柳如月何尝不明。以宫中这般局势,唯一的小公主梓萱又是个病弱不堪。

在外人眼里她身附太后,此胎若真保下。无论是小公主还是小皇子都将收在太后或是颜妃宫下。

得罪太后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儿。即便太后平日不理后宫事,谁知道这位老人会不会为了皇嗣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虽说她有空间并不怕。如果空间不在某些关键时刻去坑她就更好了……

比如之事先能告诉她空间继承主必定是个女娃小包子。再比如事先通知她哥哥沈青也提前一同穿越而来,嗯这个不算坑,是个大惊喜。

又比如。天知道为什么在最危险的那刻她身子会难以控制、不由自主的去给千以陌挡飞针!

尽管她确实对眼前这个人儿产生了丁点的好感,可好感也不能这么直愣愣的去替死,简直是生无可恋。

内心咆哮完后的柳如月依旧一脸笑意。

“这是嫔妾与您之间爱的结晶,妾身又怎舍不得放任离开。每当到了深夜念及次。我总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总归是养在宫中,你身为孩子的生母,每日见上一面也是尚可。”

柳如月却摇摇头:“皇上,您方才可是说过,君无戏言。”

屋内顿时没了声。

换言之,后宫的嫔妃又有谁不想将孩子留在身边。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是宫中嫔妃有能力想保住孩子在身边也是常见。

千以陌只是叹柳如月为此浪费大好的晋升机会,虽不能封妃如此夸张。封个婕妤倒是可以的。也正好与伊婕妤平位,在宫中少受着点欺压。

最终。他既没点头也没回绝,离开了小院。

到了歇息时间,绿音熟络的扶着柳如月轻躺在铺好垫子的软塌上。

刚一转身,便听见敲门声响。

“十二哥,你又来看小姐。”

十二轻轻点头,进屋认真的给柳如月把脉:“嗯,身子看来是在那神奇的灵泉帮助下恢复的不错。近日还是需要多加注意,伤口可是有在溃烂?”

“嘻嘻,小姐伤口处好着呢。可惜是没有极品的褪疤药膏,即便抹了上好的,将来说不定还得留下伤疤。”

对于留疤,十二也别无办法。他虽是有医术,像配药制药这方面尚可,但却也制不出极品类的救治药物。

“极品淡痕的膏药天下难寻,也只能让小姐将就着用。”

柳如月伸手摸了摸左肩:“无妨。我这几天可能会动身回京,你回去之后与他们也说说,也省的我往空间传信。”

“你可有想好,宫中是非多,在林府才是最好的安胎之所。”

“就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绿音附和着:“小姐,你就留下来吧。”

“有些事还得回京处理,就看宝贝儿争不争气。”

十二看向那腹中已定型的胎儿,他不清楚柳如月的真正想法,也不好妄加提议。或许小姐回宫是为了后位?如此回宫确实是很有必要。

……

秋夜,微寒。

‘哒哒’幽暗的小院里,依稀见得一人影惦着脚跟小心翼翼的翻门。

提灯的绿音气呼呼看着那身影,不用说,一定是沈青。

她可未曾忘记沈青说想让自家小姐堕胎,简直是坏透了。奈何小姐偏偏要认这人做哥哥,还分享了空间。

屋内,柳如月有些疲乏的揉揉眉心。

“哥,你怎么又来了。”

“当然是来看你啊。小妹,我今天听说你还想着要回宫。天呐!我真是想不通,那个渣男把你害的这么惨,为什么你还要跟着他回那破地方。”

“……”破地方,这真是个形象的比喻。

沈青哀声就差没大哭:“为什么你就这么想不开。你这么做让哥哥我怎么活,你有考虑过我这个做哥哥的感受不。当时你都一奄一奄,想想我的心是多么的痛。”

“……”说好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呢。我哥哥一定是又被怨鬼上身,求放过!

“哥,你别激动。”

“我没激动。只是一想到你要抛弃我转而对那个渣男投怀送抱,就特别心伤。”

“……”怨鬼上身的哥哥,已经不能一起愉快聊天了。(未完待续。)

总排行榜: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