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strong class=quot;to_bookquot;强烈推荐:

lt;/strong入夜,在这闷热的夏天,远远宫墙隔开的深院,寂静而凄凉。

紫宸宫,坐落在太后的永寿宫之后,每天专有侍卫看守。院外的草木乱砸重生,殿内已然铺满重重的灰尘。

一幅染满细尘的画轴散落在地。柳如月轻轻拾起,解下上边的绸线,映入眼前的是一片淡紫色花海,画中有女子浅紫色华衣裹身,外皮白色纱衣。仅仅只是轻描淡画就能看出此女甚美。

‘啪哒……’

察觉到屋外有人,柳如月犹豫了一会放下字画躲在帐子后边。

那人悄声进屋,抬起垂散的帐子,右手托着烛台,打量着整个屋内。她似乎看到了被打开的画卷,惊讶的拾起。

“果然是圣女!”那人将烛台放置一旁,欣喜的将画卷起收好塞入怀内。无意间,她看到放画轴的地方清晰的显出指印。

“不好,有人来过。”

柳如月连忙躲进空间,那人警惕的再次举起烛台,仔细探查四周,并没发现有人影后便快速离开紫宸宫。

看着远去的背影,柳如月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林良娣?她来这做什么,圣女……是在说画中女子,紫妃?”

……

离夜探紫宸宫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柳如月饶有兴致的在画线记录着皇宫线路图。

“小主,自从你从紫宸宫回来后,你总是时不时的精神恍惚,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可不能藏心里,一定要和奴婢说才行。”

“哪有,我这不是正在画着皇宫线路图么。”

“还说没有,这已经是你画的第十三张了!哼,别以为你藏着空间里,奴婢就不知道。”

“……”

柳如月放下笔,无力的趴在桌上。

“小主,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

绿音见眼前的柳如月就像失去活力一般,没有生气,心中不免有些着急。

“对了,小主你看。这是我今天才从淑妃的小公主身上拿的,还没捂热呢,嘻嘻,你收着。”

柳如月半眯着眼,眼前的玉佩正是上次千以陌所说的龙凤双佩之凤佩。系在身上后确实会凉快许多,但只要走动后就没什么效果。

“这东西你喜欢就收着吧,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哎呀,你上次不是挺喜欢这东西,皇上收走时都不开心了好一会。”

“……”

“那奴婢给小主说说徐州吧,阿四他们收到小主的指示都亲自前往徐州做好你交代的事呢,乐善好施。现在全徐州城百姓都已经知道有林府的存在,甚至还相互传者林府佳话。只是阿四他们都把林府当家给住了下来,小主你看,要不要说说他们。”

“不用,那地方本来就是准备给大家住的,大家都能搬回来更好。”

柳如月垂眸,原先她只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宅斗宫斗世界,现在却发现连‘圣女’都跑了出来,这让她如何开心得了。

“绿音,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像十步杀一人、排山倒海、水上漂之类的武功。”

绿音一听杏眸瞪大:“小主,你这是存心寻奴婢开心。人怎可能在水上漂,更别说排上倒海的。你说的十步杀一人,难道是顶级刺客?但是若真有这样的人,皇上早都没了。”

“你怎么知道没有。你看,连我都有空间护佑,还能带动你们。世界那么大,肯定有这些人的存在。”

绿音无奈摇摇头。

“小主,你究竟受了什么刺激。你就是天上唯一神仙下凡,有空间有什么好奇怪的。”

“……”

柳如月无语,她不能理解这‘唯一神仙’绿音的想法是打哪得来的。

“小主,你要是不信,就让阿四他们查查。反正商会已经成立,要寻得那样的人,应该很好打听。不过,奴婢劝你还是多收着心思,多想想皇后这边的事。”

被这一提醒,柳如月瞬间开窍,她两眉弯弯。

“你说的对,你让阿四他们查查,等有结果的时候再想也不迟。”

“皇后那边……”

“不用理她。”

自从避暑山庄回来后,皇后三番几次派人前来找柳如月,很明显是在拉拢,都被柳如月拒绝。柳如月猜测皇后的忍耐也快要到了极限。

这时,院外一阵吵闹,像是有一行人在来回走动。小桌子匆忙跑来。

“小主。”小桌子大口喘气:“媚……媚美人小产了!”

柳如月皱皱眉:“小产?怎么会这么快小产。”

“奴才听说媚美人去拜访伊婕妤,当时皇上也在。可就在媚美人服用了糕点之后突然不适落红,最终媚美人被抬了回来,皇上当时就处决了伊婕妤……身边的贴身宫女。”

柳如月还没开口,倒是身旁绿音满脸愤愤不平。

“发生这么大事处决一个宫女就算完结,这皇上真当是令人讨厌。当时兰嫔小产时可谓是兴师动众,个个都想陷害小主,也不见他那么爽快的就放过小主。”

小桌子也是满脸疑惑,看向柳如月。

“这伊婕妤敢明目张胆当着皇上面的害媚美人,难道不怕失宠。”

柳如月偏偏头手挽青丝,想起了上一次媚美人落水时,伊婕妤所流露出的眼神。

“是谁陷害的还说不清。眼前的虚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你们且随我去看看媚美人,毕竟在外人眼里我和她可是‘情同姐妹’。”

“小主,难道不是伊婕妤陷害的?”

“你们觉得伊婕妤会自寻死路么。”

“这……”

柳如月带着绿音和小桌子两人来到了怜香殿。殿院内的宫女太监全无,伴随着蝉鸣的叫声,让人心生烦意。

刚进屋,却见媚美人虚弱的躺靠在床上,她身边的宫女碧青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扇着扇子。

“媚美人,你可还好。”

媚美人满脸苍白,眼神憔悴:“我的孩子,没了。”

“媚美人节哀,孩子将来总会有。瞧天气这么闷热,你怎么也不命人去内务府取些冰块来制凉。正好我带了些冰块,虽说不是什么大礼,但也能解一时凉快。”

媚美人不禁嘲讽:“姐姐也是来看笑话的么。当初我受宠之时是何等风光,即便只是个美人,后宫嫔妃个个都让着一二。如今才离小产没几个时辰,就连下人们都开始轻视。说到此,妹妹倒是有些羡慕姐姐。短短几月,不仅能在后宫中安然无恙自保全身,还能顺利的从常在升到贵人。”

“我若是来看笑话,可不是这番情形。”柳如月明眸流转,看着那未曾变动的好感度,轻言安慰:“这是一盘好棋,不是么。媚美人心宽能想的开便是好的。”

媚美人浑然被柳如月的话惊醒,倦倦的半眯眼眸:“姐姐,是个聪明人。”

这一幕落在随后而来皇上的眼里,甚是温馨,皇上对柳如月的好感度又加了2。

总排行榜: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