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strong class=quot;to_bookquot;强烈推荐:

lt;/strong身为帝王的千以陌很憋屈,朝廷不稳。虽然有了老祖宗的基业以及大千朝各成一方的天道庇佑,没有人敢弑君,谋反上位。

太上皇又是个不念权的,早早撒手携着贵妃离宫。在众皇子还没反应过来时,被选定为太子的千以陌,就被赶鸭子上驾继位。

凡大千朝更代,武界千家都会特派一位武界中人给予保护当朝皇帝。说好听点是保护,说不好听的就是吸食气运练就功力。

他登基后几年好不容易才培养得一二势力,结果来了好几个武界中人。

这也早就了千以陌第二憋屈。武界与俗界井水不犯河水,一般而言,武界中人即便是来到俗界也很少去招惹皇室之人。要是沾染因果,那可是比寻常人还要遭受十倍天谴。

而他除了千武家族中派来的影卫外一见就是好几个。好坏半参,好事则是从‘紫妃’那得到不少灵丹妙药。坏事则是摊上了袁静儿‘静妃’……

这事是千以陌心中的梗。为了压下以及威慑,再者也需要帮着掩护这两人的身份,他顶着压力在那事后换了大半的宫奴以及将‘紫’设为禁语。

直到遇到了册封的嫔妃柳如月。不可否认当时柳如月的大胆让他起了点兴趣。后来却意外得知柳如月竟然与武界中人有牵连,他气愤甚至是有一刻想直接除掉柳如月。

不过当柳如月在他面前表示要留在宫中时,又让他感动小许。当然,也只是小许。

接二连三的,柳如月也好命的生下小公主。宫中子嗣不多,他知道也是自己有意放纵为之。小公主的到来,也是件极为不错的事。

但今日,他却听到了柳如月竟然说出了静妃!这让他不得不杀心再起,要知道当年静妃这疯婆娘差点没把他给毒死。要不是有紫妃所给的灵丹妙药中有着生还丹,他早死翘翘。

生还丹也就只有三颗。他自己用了一颗,给了一颗十三王爷。就剩下最后一颗,如今想来让他心痛不已。

可惜,自己还杀不得柳如月。一方面有着小公主原因,另一方面他又怕袁静儿突然又疯起来大闹皇宫。

殿内,柳如月并不知道千以陌在想着些什么。但她从好感度看来忽上忽下的跳跃,不难得知千以陌的心境是何其复杂。

柳如月起身,扯开放下的帘子,从摇篮中抱起萌软的小包子。

她在被柳如月抱起时也跟着醒来,小包子肥嘟嘟水嫩嫩的脸蛋儿,两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可是喜人。

平复了心情的千以陌紧跟而上,见到此,心都快化掉了。与淑妃早年生下的大公主不同,这才是真正健康的孩子!瞧这模子,一眼就让人喜欢的不得了。

“皇上,嫔妾这段时日需要照看小公主,已在皇后那撤了牌子。”

千以陌白天要忙政事,若不是太后那传出消息,他也不会突然这么着急给小公主封号赐名。

如今听得柳如月不侍寝,心中不由得疑虑是否与方才静妃的事有关。

“小公主有奶娘照顾即可。这段时间,你主要是要将身子养好。时隔三年,能有哪个嫔妃能及你,你在后宫搁牌的时日怕是最长的。要不是你给朕生了个小公主,朕都快怀疑你避朕于猛虎。”

柳如月施施然笑道:“皇上,您多虑了。眼看天也暗下,要不您今晚就在这歇着。”

“这可与你方才所言有悖。今晚就不必了,你也早点歇着。”

柳如月见千以陌正想离开,缓缓紧随其后。

“皇上,不知可否记得嫔妾还有个嫡妹。”

“哦?”千以陌眼神带着戏谑:“朕记得你们关系不太好。”

“皇上,嫔妾与柳府的关系不好,但与嫡妹的关系可是甚好。若不是有着夏婉仪与伊婕妤的姐妹情谊传遍后宫,到如今嫔妾与卉美人的姐妹情深,许是都印入了众嫔妃心中。”

千以陌扫视了眼柳如月,若有所思。如今柳如月行为举止表现的越发不复当初那般清澈。胆大、聪慧仍在,却让他感觉没那么的讨喜。是真诚……在他面前提卉美人,是在想巩固自己势力么?果然,身处皇宫,又怎能不遭染。

在千以陌心中,也就唯有颜妃,始终表里如一。可惜颜妃心思纯良,他自幼就把颜妃当妹妹看待,并无别的心思。

末了,千以陌只是略微点点头,昂身离去。

“嫔妾恭送皇上。”

望着远去的身影,柳如月无奈至极。在她说出静妃那刻后,千以陌的态度明显变化很大。

是夜,绿音从宫外匆忙赶回。也亏得她身子好,体力好,早已练就了翻墙本事。

绿音匆忙回到央月殿,却发现自己不过是离开了一下午,小院竟变得杂乱坑洼,惊呆的下巴都快收不住。

来往的小桌子看见绿音,双眼一亮。

“绿音姐姐,您去哪了。今儿个发生了不少大事,可惜你不在。”

“来说说看,下午发生了什么事,这小院好好的给弄残成这般。”

“奴才也不知。不过自从皇上来了后,主子似乎变得心事重重,许是遭到了皇上的责罚?”

绿音见状没好气的白了小桌子一眼,总的说来,还是一问三不知。

屋内,房门‘吱呀’声响,悄然被打开。柳如月刚喂抱小包子就见绿音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左右四望,不由得觉得好笑。

“你这丫头,可是又做了什么亏心事儿。”

绿音被突然吓了一跳,心虚的回应:“嘻嘻,奴婢就是出去走了一趟,也好给主子打探路子。”

“路子就免了。你有空回了刘妈妈,让他们都散了吧。阿大也得快些赶回徐州坐镇,暂时是不出宫。”

“主子,这是为何。您……是不是皇上今儿个在您面前说了些什么。奴婢刚开始还不信,小桌子怎就说您心事重重。”

“这与皇上无关,只是我的决定罢了。倒是苦了你,还得让你再等两年。要不,此番你也随阿大一同回徐州。”

前一秒还只是宫廷事件,后一秒就变成了撵人事件。绿音急了,回应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主子,您是不是不要奴婢了。奴婢知错了,奴婢下次再也不乱跑。主子,求您千万别赶奴婢走。”(未完待续。)

总排行榜: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